第139章 小陈,你这个就是胡来了

作品:《全球制造

    就在星剑产品销售红红火火之际,工业互联网展区的很多企业都是眼红不已。

    一个个都成了柠檬精。

    像启明星辰、普联技术、创安科技、36零、绿盟科技、亚信安全、天融信、卫士通、亚美博科、安恒信息等等,有一家算一家,哪家不眼红?

    三天成交额2.78个亿啊,这是什么概念?

    据组委会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从1号到5号,工业互联网展区,总成交额才31.14亿,而星剑一家就占到了总成交额的9%。

    要知道,工业互联网参展企业可是有700家啊,其中排第二名的甲骨文成交额都只有1.13亿,还不到星剑的一半。

    6号早上,启明星辰跟深信服负责人找到林伟桥,表达了入股星剑的意愿。

    星剑名义上是剑盾的子公司,但实际上跟剑盾关系不大,两者也没有直接的从属关系。目前股东只有三个人,陈序、孟祥贺以及林伟桥。

    林伟桥连问都没问陈序,直接拒绝了。

    星剑才刚刚扬帆起航,过早引进资本是非常吃亏的一件事。

    何况陈序暂时也不缺钱,光面部液化修复的技术授权费都够星剑发展了。

    两家公司负责人郁郁离去。

    很快亚美博科的人又找上门来了。

    林伟桥不喜欢这家公司,上次为了剑盾找上门来咄咄逼人,如今还想故技重施?

    林伟桥鸟都不鸟他。

    背靠大树好乘凉,现在的剑盾已经不是半年前的小公司了,亚美博科再想以势压人,林伟桥随时能让他们尝尝上热搜的感觉。

    亚美博科离开后,林伟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创安科技总经理黄起龙又找上门来了。

    这是真正的地头蛇。

    老板关系非常硬。

    星剑曾经就靠着创安科技“施舍”一口饭吃,可惜后来为了剑盾的事情两家闹翻了,创安科技把星剑的饭碗踢翻了、踩烂了,小半年来星剑一直都是苟延残喘着。

    甚至他一度以为陈序会把星剑科技的关闭呢。

    没想到最后凤凰涅槃、起死回生了!

    黄起龙上来就打感情牌。

    林伟桥哼哼哈哈的应付着。

    聊了一会之后,黄起龙笑道:“林老弟啊,跟你说个事情,我们老板想独家代理你们的产品,你看怎么样啊?”

    听到黄起龙的话,林伟桥忍不住想笑。

    独家代理?

    你说你们又没有电商平台,又不是跨国集团、在海外有着庞大的销售渠道,你拿什么代理?

    不就是看星剑产品好卖,想赚一份差价嘛。

    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当然,这也无所谓。

    只要创安科技有诚意,给个批发价就当是宣传费了。

    林伟桥想了想说:“这个我做不了主,需要问我们老板……要不黄总您先给我个价格,我向我们老板汇报。”

    黄起龙报了个价格,差不多只有星剑自己销售时的一半。

    林伟桥一听,差点没被气笑。

    就这个价格还好意思开口,脸可真够大的。

    他就知道,创安科技这种公司,怎么可能愿意赚那一点点差价呢,原来是想从星剑身上咬一大块蛋糕下来。

    想的真美。

    林伟桥说回头跟老板汇报后,再告诉他结果,把黄起龙给打发走了。

    ……

    ……

    青年创业园实验室。

    陈序每天除了去公司看看外,大部分时间呆在实验室。

    陈序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机器人工程了。

    和枯燥无聊的代码闭起来,机器人是真得太好玩了。

    比如他跟小白做出来一个唱歌机器人,自然语言处理技术+128种声音模拟,是什么结果呢?

    就是那个机器人可以用邓紫棋的声音唱川话版《泡沫》,也可以用阿杜的嗓子唱《千里之外》,真得是太好玩了。

    然后他又做了一个控制中枢机器人。

    这个机器人可以控制家里所有的电器、比如电子门锁、扫地机器人、电灯、电视、空调、电饭煲等等。

    而且里面的传感器识别仪都是通用型的,只要那些家电安装了射频器就可以接收控制。

    除了机器人以为,陈序当然也在研究WiFi无线充电。

    总的来说,充电系统主要包括两个组成部分,一个是Wi-Fi接入点,也就是路由器,另外一部分是定制的“充电传感器”。

    充电传感器就是苏正祥所说的“硅整流二极管”天线。

    因为根据研究,所有的天线都能发电,但通常是非常微量的。

    举例而言,在便携式收音机中,扩音器会增强信号,让人们能够听到广播。

    放大器需要合适的电源,比如电池。

    从无线电波中获得的电以高频交流电的形式出现。

    然后在这种新的装置中,半导体将交流信号转换成更可用的直流电。

    这就是WiFi充电的全部流程。

    WiFi充电并不需要对传统的无线路由器进行更换,只需要部署软件方案,而充电功能可与互联网接入功能并存,不会互相造成影响。

    现在就是两个难点。

    第一就是天线。

    硅整流二极管是米国科学家团队发明的,未来他要使用的话,必须给专利费。

    而这个专利费人家想收多少收多少,就看他未来WiFi充电传感器卖多少钱。

    比如他卖500块,米国收200块专利费,你要不要用?

    用的话怕未来被卡脖子。

    不用的话这个东西开发起来难度非常大,可能不是短时间能找到新的代替方式的。

    不过这个问题陈序倒是想通了,还是必须自己开发。

    宁愿搞慢一点,也不能让米国那边抓鞭子。

    要不然就像现在的谷歌和华威一样,后患无穷。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好人啊。

    第二个是软件部署。

    怎么才能让充电天线能精准的接收到WiFi发射的电磁波,而不会像现在一样造成电量浪费?

    说实话,也很困难。

    集束电磁波发射器概念倒是早就推广开来了,但是怎么控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些天他让小白编写了一些智能控制器,然后进行了模拟实验。

    结果不言而喻。

    CX语言不是万能的。

    所以,下一步组建大型实验室,进行大分子以及控制系统模拟实验。

    此时陈序正在对一台工业机器人进行改造,突然桌上的电话响了。

    是湘省的一个号码。

    一直等电话快要挂断了陈序才接起道:“喂……”

    ……

    中午十一点半。

    红桥区工业会展中心南区3楼餐饮厅。

    此时正是用餐时间,偌大的餐厅里人头济济,摩肩接踵。

    而靠窗位置此时坐了两桌人,桌上有饭菜,但是都没有动筷子,好像在等谁。其中就有那位老男人“书记”。

    很快,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人领着陈序过来了。

    一直来到窗边的老男人身旁,眼镜男恭声道:“董书记,陈序过来了。”说着把身后的陈序让了出来。

    坐在看手机信息的董书记,抬头看了眼,然后笑容满面道:“小伙子,我们又见面了。”

    陈序看清老男人的脸时,有些惊讶,然后笑道:“原来是您……”

    董书记伸手示意了一下对面的椅子说:“还没吃饭呢吧,坐下一块吃点。都等你半天了。”

    “啊……”陈序有些紧张忐忑、同时还有几分荣幸的坐下。

    “吃啊~”董书记笑到。

    陈序“噢”了一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星剑是你的公司啊?”

    “嗯……是的董书记。”

    “不错!小伙子真得挺厉害的。那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啊?”

    “呃,建立规模化生产基地,立足国内市场的同时,积极开发海外市场。”

    “噢,是嘛,那这个生产基地你打算放在哪里啊?”

    “准备放在老家安陵市那边。”

    本来风轻云淡的董书记,听到陈序这话立刻不淡定了,按照星剑现在的发展势头来看,未来产值规模绝对会超过百亿。

    而整个湘省超百亿的企业也不过才35家。

    这35家企业里面,只有一家蓝思科技算是高科技企业,其余的步步高算是半个。

    除了这一个半以外,别的就没了,要么是重工业,要么是银行。

    死水一潭。

    如果能把星剑这样的高科技企业请到湘省去,绝对可以带动整个上下游的产业链发展。

    想到这里,董书记说:“小陈,你这个就是胡来了。

    我理解你报效家乡的心情,但是从企业长远发展来看,这种规模的生产基地不适合放在安陵市那种小地方。”

    陈序:“呃……那董书记您认为放在哪里比较合适?”

    董书记说:“我建议啊,这个生产基地可以放在我们湘省的潭州市。

    小陈你看啊,咱们先来讲地理位置,我们潭州是长江中游地区的中心城市,同时也是中游城市群和长江经济带最重要的节点城市,东邻赣省的袁州、平乡……”

    说话间,这位董书记不知道从哪摸出一副中国地图来,摊开摆在陈序面前,循循善诱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