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收购

作品:《全球制造

    苏正祥是一个40来岁身材健硕的中年人。

    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黑发,国字脸,面白无须,看上去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

    苏正祥带陈序来到了办公室,简单寒暄一番后问道:“不知道陈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之前销售主管打电话给他,说有人找他谈一笔买卖,但具体谈什么买卖并没有说。

    陈序笑说:“我本人对无线充电技术非常感兴趣,然后今天正好路过你们公司,就进去看了看,然后听你们那位刘主管说,宇驰原来是做电子配件研发的,好奇之下才请刘主管带我过来看看的。”

    顿了一下,陈序跟着笑道:“我刚刚看了一下你们之前研发销售的产品目录,都挺不错的。

    听到陈序的话,苏正祥有些失望。

    他以为陈序来买无线充电器呢,所以才急急忙忙赶过来的。

    产品积压导致公司现金流枯竭,研究所这边的新产品研发工作也快撑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宇驰就要关门大吉了。

    苏正祥说:“就那样吧,都是一些没有太大技术含量的东西,靠着薄利多销勉强维持公司生存。”

    顿了一下苏正祥问:“不知道陈先生主要从事哪方面研究?”

    说是问陈序从事哪方面研究,实际上苏正祥是在问他的来历。

    他事情那么多,总不可能陪一个无名小卒在这里唠闲嗑吧。

    陈序见苏正祥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笑道:“暂时在搞计算机安全,剑盾科技!”

    “剑盾科技?”苏正祥楞了一下,感觉这个名字非常熟悉。

    在嘴里咀嚼了一下后,苏正祥很快想起剑盾科技是最近网上非常火爆的那个手机安全公司,他们开发出一款反PS软件,一跃成为了现在网上的话题之王。

    “那你是……”苏正祥虽然知道剑盾科技,但是并不知道剑盾科技老板叫什么名字。

    “额,董事长。”

    “……”苏正祥盯着陈序脸庞看了三秒钟,真得很难把那样一家著名手机安全公司的老总,跟面前这张年轻到过分的脸联系到一起。

    不过记得网上好像说过,剑盾老板是在校大学生。

    等回过神后,苏正祥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陈序面前伸手高兴的说:“啊呀,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剑盾科技老板啊,真是太荣幸了……”

    “苏总客气了……”

    重新认识了一番后,苏正祥帮陈序去泡了咖啡,还从办公桌抽屉里拿了一包香烟过来,“不好意思陈总,刚刚怠慢了。”

    陈序接过香烟揶揄说:“没事~苏总堂堂一个大公司老板,每天日理万机,总不可能什么阿猫阿狗找上门都要款待一番吧。”

    听到陈序的话,苏正祥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行,我的错,谁让我前倨后恭呢。”

    两个人笑谈了一番后,两个人又说回了刚刚的话题。

    苏正祥自嘲笑道:“陈总看到的那些产品,虽然有着稳定的供销渠道,但是利润很薄,赚的那点钱再投入到新品研发上后,已经没有多少钱留给公司发展了。

    这么多年公司也没有什么起色。”

    陈序:“所以苏总就去搞无线充电器,打算曲线救国?”

    “是这么考虑的,可惜失败了。”苏正祥点点头,紧跟着问道:“你不会也是打算做无线充电器吧?”

    陈序点点头。

    苏正祥:“说真的,我不建议你做个。

    之前我也是脑袋发热,没有经过深刻的市场调研后就上马项目了。

    无线充电在解决传输距离问题前,根本没有前途的。”

    陈序点点头,“我知道,我正在考虑从哪里入手呢,苏总觉得WiFi充电怎么样?”

    苏正祥看陈序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的,摇头说:“短期内不可能实现的。”

    苏正祥知道,“WiFi充电”由米国麻省理工学院微系统技术实验室的托马斯·帕拉西奥斯教授率先提出并进行了实验研究。

    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在2019年一月份的《自然》网络版上。

    据公开资料显示,由帕拉西奥斯教授率领的团队,开发出一个“硅整流二极管天线”的装置,由集成天线获取的WiFi信号被转化为适合电子电路的直流电流。

    在实验中,硅整流二极管天线在接触到约150微瓦的WiFi信号时,会产生约40微瓦的电量。这对点亮一部手机的显示屏或激活芯片而言绰绰有余。

    不过这只是实验室理想状态下,实际上问题重重。

    比如充电对象定位问题,

    WiFi是全覆盖的,它哪知道要给哪个手机充电啊?

    这个又设计到软件工程部署了。

    科学界预测,十年内远程充电技术不可能实现。

    听到苏正祥的话,陈序笑道:“能不能实现是一回事,去不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研究可能失败,不研究就永远没有成功的可能。”

    苏正祥笑说:“说实话,我对无线充电技术确实挺感兴趣的,但问题是,这个研究投入很大啊。

    你如果看过相关资料应该知道,WiFi充电里有一个硅整流二极管,据说米国人为了研究出这个装置,花了将近一亿美元。”

    顿了一下苏正祥跟道:“关键是钱花了,不一定会出成果啊,而且百分之九十九会打了水漂。”

    陈序点点头,笑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试试看。”

    苏正祥也是点到为止。

    听不听那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事情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有关于无线充电技术,然后陈序才想起来自己过来找苏正祥的正事。

    “对了,我想把你公司买下来……”

    陈序有名、有技术、有钱,所以谈判进行的很顺利。

    苏正祥也很放心的把公司交到他手上。

    几乎三言两语间,宇驰科技连同研究所被陈序拿下来了。

    打包价2100万+加15%的股份。

    这个价格已经算是溢价买断了,实际上那三条价值300万的生产线,如果拿去卖二手的话,顶多100万了不起了。还不一定卖得掉。

    而这2100万包括银行债务1160万,供货商原材料550万,再除掉工人还没有结清的工资大概一百来万,实际落到苏正祥手中不到300万。

    苏正祥说,他参加工作后到现在就落下一套中海房子,一辆车,还有那尚未到账的300万。

    不过他心态倒是挺好,说无债一身轻。

    以后发展资金跟产品销售这块就全部交给陈序了,他趁着眼没花耳没聋,再搞几年热爱的研究。

    ……

    ……

    等合同签署完毕后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

    陈序还有事情,没有在这边久留,而苏正祥公司里也有很多收尾工作需要去处理。比如跟剑盾接洽,把他们无线充电器的淘宝超链接挂到剑盾上去。

    趁着天黑前,陈序又跑了四五家工厂。

    6月3号礼拜一早上,陈序先去银行,把那2100万转到了宇驰的公司账户上。

    打了个电话通知苏正祥后,之后陈序又去了闵西区工业园,继续转悠。

    总共花了三天时间,陈序把工业园里有关于机器人的配件厂家跑了个遍。

    然后派人跟其中两家传感器工厂、一家伺服电机工厂接触谈判。

    最后花了不到8000万收购了。

    三家工厂虽然规模都不大,但是从设备跟工艺都非常先进,另外还初步建立了人才培养体系,非常难得,省却了他很多麻烦。

    正好苏伊人那边也联系好了职业经理人,签署合同之后,经理人直接就上岗了。

    而之前宇驰的2100万是用面部液化修复技术的授权费给的,至于这8000万则是以海外投资公司的名义买下来的。

    说到海外投资,米国那边的钱刚刚到账了。

    还掉短期借贷的高额利息,操作团队的佣金、孟祥贺的奖励、再算上其他的一些乱七八糟的费用,还剩下5700万美元。

    其中有争锋科技借贷的700万美元没还回来,反正争锋科技是他个人的,不过是左手倒右手罢了。

    这些钱暂时留在了海外投资公司账户里。

    反正争锋科技跟面部液化修复的授权费都是日进斗金,只要不买飞机游艇,足够他花的了。

    说到游艇,陈序倒是想起一件事,礼拜二晚上好像有人打电话给他,约他端午节出海去玩,当时他正在写东西,就随便哼哼两声,事后就给忘记了。

    明天就是端午节了,谁来着?

    此时,正在尚御豪庭附近一家高档健身房里跑步的陈序、突然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看到不远处杨悦过来了,陈序气喘吁吁的喊道:“帮我把手机拿过来一下。”

    原本在锦程大厦那边的鼎尚运动当私人教练的杨悦,现在也跟着陈序到了这家健身房。当然,这是杨悦自己的决定,跟陈序没关系。

    杨悦穿着一身黑白色健美运动服,勾勒出一具惊心动魄的身材,此时扭着性感至极的腰肢走到墙边的私人储物柜旁,打开后拿出一部比她手机厚一倍的奇形怪状的手机。

    走过来说:“给~”

    “嘘……”陈序喘着粗气接过手机,翻找礼拜二打电话给自己的人。

    实际上这个问题也可以直接问小白。

    小白现在解析电子光线的速度已经从最初的2G、变成了现在的4G了,速度跟飞的一样,在无数电子光线组成的数据流里帮他找一个电话号码,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不过小白这几天做游戏很辛苦。

    这些在虚拟世界里直接生成的东西对于它来说非常的枯燥乏味,不像在实验室改造机器人那样有趣,它有摄像头眼睛、有机械手臂、还能通过声控系统说话。

    所以陈序就没有麻烦它了,让它玩去吧。

    毕竟它是一个刚满一周岁的“孩子”。

    翻找了一下通话记录,原来是久未联系的祝承运。

    陈序回拨过去。

    电话里祝承运把时间地点说了一遍,叮嘱他一定要准时到,还说到时候美女很多的。

    陈序等他说完才问:“游轮谁租的啊?”

    祝承运说了一个名字,跟道:“就是一帮好朋友随便玩玩,不用太拘束的。”

    陈序想了想说:“那我能不能带个朋友过去啊?他还是单身呢,我想给他介绍个女朋友。”

    祝承运笑道:“陈大教授您随意,高兴带几个就带几个,反正游艇那么大,装得下。”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这边电话刚挂断,手机跟着响起。

    是陈亚楠打过来的。

    告诉他她拿到驾照了,等端午节后来中海。

    陈序笑说:“姐,等你过来我给你买辆车,500万以下你随便挑。”

    陈亚楠:“……买那么贵骚包啊。我一新手开那么好的车,万一撞了,我得心疼死,就买辆十万以下的小车开开就行。”

    “十万以下怎么行……我昨天看到有人开X7,样子真得漂亮,我查了价格,才不到200万。”

    正跪坐在他身旁、帮他揉按大小腿肌肉的杨悦,脸颊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几百万的车,在陈序口中听起来就像几百块那么轻飘飘。

    不过她知道,几百万的车,对面前这个年轻人,真得就跟几百块差不多。

    电话里,陈亚楠坚决不要豪车,最后陈序就跟她讲,等她过来把自己开的X5给她。

    怕她不要还跟她讲,自己这车是二手车,到她手上就是三手车,市场上最多10万块。

    陈亚楠也不懂这些,就答应了。

    想到陈亚楠再过两天就过来了,到时候自己就没车用了,陈序从地上站起来说:“我去买车,你要不要一块去?要是有现车的话,顺便帮我开回家。”

    杨悦也跟着站起来,开心的说:“好啊~”

    陈序去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带着杨悦直奔滨河区国际汽车城。

    陈序记得自己第一次来汽车城,那时候才刚拿驾照,心里想的是车子嘛,代步工具而已,要那么好干吗?

    几十万跟几百万不是一样开?

    可是他知道,那不过是当时没钱时的自我安慰罢了。

    既然是代步工具,那为什么要买几十万的?

    几万的不也是一样可以代步嘛。

    在力所能及范围呢,谁不想享受更好的东西?

    去看看那些富豪,去看看那些功成名就的人,哪个不是豪车豪宅、游艇直升飞机?

    这说明什么?

    我TM有钱不去享受,难道带到地底下去花啊?

    如今第二次来汽车城,BBA陈序看都没看,直接先去了保时捷店,问杨悦怎么样?

    杨悦两个眼睛里都是小星星,脑袋点个不停。

    结果陈序来了句“太俗了”,走了。

    然后经过路虎点,杨悦又是两眼冒星星。

    陈序说:“你没听说过开不坏的丰田、修不好的路虎嘛。

    就是个样子货。

    这种车买回去就跟养个老太爷一样,三天两头要修,关键是耽误事。”

    路虎店门口的销售员听到陈序的话,脸都黑了,说:“这位先生,请你没有证据不要胡说八道。我们路虎有着纯正的英格兰血统,一向都是品质的保证……”

    “你蒙谁呢,路虎早就卖给阿三哥家了,跟英格兰有个屁的关系啊~”不等销售员继续说,陈序道:“走,换下一家。”

    下面一家是跑车店。

    陈序连看都没看。

    以前他很羡慕那些开跑车的,梦想着自己哪天也能像那些富二代一样坐在法拉利兰博基尼上,哄着油门从十字路口的驶过,引来一片尖叫声。

    不过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炫富的都是一些富二代,而他们那些有钱的富一代老子不开超跑。

    原因很简单,第一,开跑车不安全;

    第二,一般富豪自己不开车,有专业司机;

    第三,那些富豪平时工作都很累,一天忙下来,他们不可能放弃劳斯莱斯、迈巴赫这样舒适的驾乘体验,而去忍受跑车那糟糕的悬架系统以及震耳欲聋的发动机声浪。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中国老一辈的人讲究财不露白、韬光养晦,不像那些年轻的富二代,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有钱。

    很快又来到一家店,劳斯莱斯。

    这家4S店门口不像别家,没有身穿职业装的销售员站在门口喊“欢迎光临”,但是店中央一辆气势恢宏的黑色加长“古斯特”旁边却是围满了人,都在拿着手机拍照,闪光灯“咔咔咔”的响个不停。

    陈序不喜欢这种“老爷车”,看上去暮气沉沉的。

    继续朝前逛,汽车城很大。

    很快陈序看到前面4S玻璃墙上面挂着个大大的“B”字,镶嵌在一双白色的翅膀中间。

    是宾利。

    陈序对这个车印象还不错。

    这家店里人没有劳斯莱斯那边多,不过也有不少人。

    被红绳子圈着的一辆宾利“欧陆”旁边,围满了人,都在用手机拍照。

    销售人员应该是见怪不怪了,微笑着站在那边看着,而不是不像一般4S店那样,上前问:“请问先生/小姐喜欢哪一款车,我帮你介绍一下……”

    踩着光可鉴人的地砖朝着里面走去,很快来到一款敞篷宾利旁边。

    “哇,好漂亮啊~”杨悦惊叹着,等看到车子前面竖着的标价牌上写着的“厂商指导价:426.80万元”时,眼睛一下瞪得更大了,心跳加速。

    就这辆车的价格,现在可以在中海买一套位置不错的房子了。

    而她除了靠结婚这个“二次投胎”的机会来改变命运外,大概率这辈子都买不起这种车了。

    就在杨悦感慨之时,那边陈序已经停在了一辆米白色宾利SUV旁边了。

    看了看外观,又拉开车门看了两眼,然后招招手把不远处的销售员叫过来,问:“这个车有现车吗?”

    销售员微笑着说:“您好先生,有的。不过颜色是天蓝色,而且是顶配车型。”

    陈序:“我今天就要。”

    销售员微笑着说:“好的先生。如果你确定现在购买的话,一个小时后大概就能开走了~”

    陈序:“走,刷卡吧。”

    销售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