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7章 前途未卜

作品:《全球制造

    有句话叫无巧不成书。

    陈序怎么也没想到,中介带来试钟的钟点工会是昨晚那位暴躁女保洁。昨天被女客人扇了一巴掌,现在嘴角还能看出有些浮肿呢。

    来都来了,他也不好赶人家走,只好打开门让两人进去。

    进屋后两人戴上脚套,中介王经理在屋内打量了一眼,然后便从提着的公文包里拿出几张复印件笑说:“陈先生您好,这是她的资料和从业资格证,您看一下。”

    陈序接过来看了看,第一张是身份证复印件,女的叫谢兰,今年31岁,老家是湘省福城人。

    第二张是健康证。

    第三张是职业资格证书。

    手续还挺齐全的。

    “嗯~行。”陈序说着把复印件递给王经理,然后问:“她之前在哪里做啊?”

    王经理接过资料,顾左右而言他说:“陈先生您放心,我们工作人员都接受过严格的培训,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这位王经理吧啦吧啦一顿吹,把这个谢兰夸的天上有地下无,要不是陈序昨天晚上亲眼见过她,说不定真就相信这位王经理的话了。

    “这样陈先生,先让她试一下,然后您再决定录不录用她,您看怎么样?”

    陈序看了眼谢兰。

    模样还挺周正的,轮廓分明,饱鼻子饱眼,只是可能环境导致的原因,皮肤有些暗黄,而且眼睛里有血丝,看样子昨天晚上没睡好。

    陈序点头同意后,谢兰才放下手里提着的编织袋,然后从里面拿出围裙、手套以及去油污的洗化用品去了厨房。

    就在两个男人闲聊着的功夫,谢兰手脚麻利的收拾完厨房,然后又把厨房跟卫生间地板用拖把拖了一遍。

    陈序感觉手脚挺勤快的,虽然还不知道做饭怎么样,不过在谢兰说自己以前开过半年餐馆后,便决定录用她了。

    其实陈序平时大半时间在学校吃,只有节假日以及不去上课时才在家里,谢兰每天下午过来帮他收拾一下屋子,顺便洗一下衣服,偶尔再烧烧饭,工作还是很轻松的。

    当场和王经理签订了合同,中介费600,钟点工每小时/50元。

    把中介费付掉之后王经理离开了。

    这边谢兰便正式上岗了。

    端着清水擦拭着电视柜。

    陈序刚准备去学校,临走前八卦的问:“他们工资给你没有啊?”

    “啊?”谢兰疑惑了一声,他没认出陈序来。

    陈序说:“我昨天跟同学在温泉馆。”

    谢兰有些尴尬的嗯了一声,说:“我早上去要回来了。”

    陈序点点头。温泉馆也是欺软怕硬,想趁势赖掉她的工资,没想到这个女人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寻死卖活,这种人有几个人能招架得住?

    看了看家里,除了几台电脑外,并没有其余的贵重物品。

    想来也不至于帮他搬家吧。

    跟谢兰交代了一声,然后留了把钥匙给她后便离开了。

    屋里正在擦拭电视柜的谢兰,等外面传来电梯开门声后,把手里抹布往桶里一扔,在围裙上擦擦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走到卫生里打开窗户,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包女士烟来点了一根。

    “嘘———”

    抽了两口烟,谢兰伸手揉揉嘴角,昨天那个客人的一巴掌打在她嘴唇上,嘴唇里的嫩肉跟牙齿磕了一下,现在还疼呢!

    “王八蛋!”谢兰一想就来气。

    她去上班的,又不是去受气的。

    再说了,一天十二小时,一个月只休息一天,工资却只有不到5000块,就这还想让人任打任骂,怎么不去死的!

    至于钟点工也只是暂时过渡一下。

    中介是黑了心的蛆,别看一个小时50块,他们撒也不干抽成就要15块,她才不愿意呢!她宁愿去当住家保姆去,这样工资还能多一点呢。

    “嗯!回头问问这个陈先生,看看行不行。”

    一根烟抽完,把烟蒂扔进马桶冲走,然后从口袋里又拿出一罐口气清洗剂对着嘴巴喷了喷,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

    在屋里到处看了看,发现这个单身公寓应该是租的,里面根本没有几样私人物品。

    打开电视,调到一档真人秀节目,边看电视边打扫卫生。

    ……

    ……

    申海路德鸿大厦23楼,剑盾科技公司。

    租赁的办公室地方不大,只有不到200个平方,然后员工也不多,算上他和孟祥贺以及另外一个持股股东林伟桥,暂时只有30个人。

    虽然公司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人事部、财务部、行政部、发展部、企划部等等,架子都拉了起来。

    陈序过来查看了一下公司的建设情况,总得来说,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

    然后他也不走了,就在他的办公室里继续完善着防护墙。

    知道陈序来公司了,出现场的林伟桥也赶了过来。

    他现在就是社会主义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今天在星剑、明天在剑盾。

    林伟桥进办公室的时候,手里还端了一杯咖啡。

    “来,喝杯咖啡再工作不迟。”林伟桥说着把咖啡放在桌上,然后朝笔记本屏幕看了看,故作不知的问道:“陈老师在忙什么呢?”

    “谢谢~”陈序道了声谢,说:“防护墙。”

    “噢,怎么样啦?”

    陈序端起咖啡喝了口说:“还行!我正在为这款多功能防护墙,设计容许不精确性的程序语言,然后再把它编译到运行系统里,让系统弄懂那些“在代码的规则之外”所做的事情。”

    林伟桥中疑惑道:“规则之外已经犯规了,这样做不是违背了系统本身的规则了嘛。”

    陈序笑道:“不不不。这种犯规已经不是真正的犯规,因为它们已经被包容于规则之内了,它们按照一种特别的轨迹运行着,身处其中,但又独立于外。

    它们相当于监督员,把防护墙没有发现的问题给揪出来。”

    林伟桥终于是明白了陈序的意思,但同时内心也非常的震惊,问道:“陈老师,您这是……智能防护墙吧?”

    陈序点点头,“嗯!不错。”

    林伟桥闻言惊讶不已。

    截止目前为止,全世界还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安全商开发出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智能防护墙,如果真能开发出智能防护墙,未来的剑盾成就将无可限量。

    而他有剑盾3%的股份,按照智能防护墙的未来市场前景预测,未来绝对价值不菲。

    想到这里,林伟桥内心激动不已,感觉这一步期真是走对了。

    陈序无情的打断了他的幻想,“别高兴的太早。智能防护墙对很多开源性程序代码的杀伤力很大,比如会把那些在后台偷偷窃取用户资料的APP直接关闭,并且做出风险预警。

    你应该知道,这样无异于会得罪一大票企业。

    而国内外绝大部分手机厂商,他们跟这些APP企业都是一丘之貉,很多厂商本身也会预装非法软件。

    在这种整体抱团的情况下,智能防护墙想杀死他们自己或者用户的APP,简直是虎口夺食,你觉得他们会坐以待毙嘛?”

    “嘶嘶——”林伟桥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知道,陈序说的很有道理。

    手机是否是最安全的,在那些商人的眼中根本不重要,怎么样榨取用户最后一分利益价值才是他们考虑的事情。

    现在出来一个挡他们财路的安全卫士,这些厂商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对付他们的。

    还有其他手机安全商,他们同样也不会袖手旁观,放任剑盾做大做强。

    这样一想,林伟桥那颗激动的心情渐渐冷却了下来,突然间感觉剑盾前途充满了坎坷和未知。

    两个人又聊了会,林伟桥带着复杂的心情先走了。

    ……

    陈序在剑盾忙到五点半,临回家前乘电梯去了17楼的新博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十二本书,每本书日更两万,再加上半年奖,上个月稿费一共发了近100万。

    王伟、吴志强每人工资加奖金发了一万五;

    许小燕和苏伊人以及杨海东三个人少了三千块,但也有一万二;

    另外两名新招的员工稍微少了点,不过也有7000+。

    除掉日常开销+办公耗材45000、大纲费用69000、人员工资73000,上个月净利润78万。

    总的来说已经非常好了。

    毕竟除了填充内容外,公司的事情他基本不怎么管,这个钱赚的非常轻松。

    在查看书更新情况时,他脑海里突然冒出“泛娱乐化”以及“娱乐至死”两个概念,然后隐隐间抓到了一点脉络,但在没有理清之前被别的事情给岔过去了。

    正好杨海东也在,陈序查看了一下公司没什么情况后,带上杨海东一块回学校了。

    路上杨海东告诉他,他刚又谈了个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