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1章 祝承运的请求

作品:《全球制造

    转眼间进入了十一月,校园里的枫叶红似火,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远处的教学楼里隐隐传来讲课的声音。

    “叮铃铃……”

    铃声打破寂静的校园,本来静谧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嘈杂了起来。

    很快,各个教学楼出口就像赶鸭子一样涌出大股的人群。

    5号教学楼下怯生生的站着一位女孩,身上穿着简简单单的卫衣牛仔裤,一张小巧的瓜子脸,宝石般晶莹剔透的眼睛,俏皮的马尾随意的扎起,带着几分随意与休闲。

    从楼梯上下来的学生都情不自禁的多看了她两眼。

    女孩正是苏伊人,此时目光正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搜寻着什么。

    很快她看到了,挥手示意道:“陈老师,这里……”

    听到苏伊人的声音,很多人都下意识朝她口中的“陈老师”看去,等见到是陈序后,有认识的人喊道:“喂陈序,你女朋友啊?”

    陈序有些尴尬,“不是……我妹妹。”

    “懂了~”人群里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也不知道懂什么了。

    陈序带着苏伊人避开通往食堂的大部队,朝南大门的主干道走去。

    等没什么人了陈序才停下来问道:“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苏伊人从肩包里拿出两份合同递过来,“这是合同变更手续,王总编让我送过来给你签一下字。”

    陈序接过来看了眼,原来之前买大纲的合同有几份是跟他私人签订的,现在需要变更一下合同,变成和公司签订,到时候报税用。

    经营一家公司,不仅要操心房租、水电、人工,还要考虑盈利以及的合理避税等问题,相当繁琐。

    站在路上不好签,陈序收起合同问:“你吃饭没有啊?”

    “我……没呢。”

    “走吧,一块去吃点。”

    “噢~”

    苏伊人跟着陈序朝食堂走去。路上不停的打量着校园里的环境,树木、花草、教学楼、实验楼,甚至是公告栏都成为她眼眸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陈序随口道:“能说说为什么不读书了吗?纯粹好奇,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前些天去公司由于是晚上,再加上又没怎么仔细观察,还没发现。

    今天大白天一看,发现苏伊人脸蛋、脖颈、手背的肌肤光滑细腻,如羊脂玉般温润,这样的肤质一般家庭是孕育不出来的。

    苏伊人没回答,一路朝前走。

    陈序便没有再问。

    一路无声的到了食堂,打好饭菜,面对面坐下后吃饭。

    吃到一半时苏伊人突然开口道:“我爸投资失败,临破产前合伙人还用公司名义私下借贷几千万跑路。

    然后我爸被抓。那些债权人到我家里闹,我妈把家里所有东西都变卖了都不够赔,某天晚上她……她……”

    低着头的苏伊人,说到这里时大颗大颗的泪珠往餐盘里滴落。

    陈序大概猜到了结果,说:“不好意思啊。”

    苏伊人抬手抹了一下眼泪,说:“没什么。我妈妈是疾病复发,家庭变故只是诱因。”

    “噢~那……你爸爸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宣判呢!债权人起诉我爸合同诈骗,但律师说那些合同里的签名都是合伙人伪造的,不具备法律效应,目前还没认定呢。”

    顿了一下苏伊人跟道:“据律师说,有很大的希望判缓,附带民事赔偿。”

    陈序说:“那还好。只要人出来了就还有希望。”

    苏伊人点点头。

    陈序便也没再问什么了。他不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尽管心里同情,但苏伊人又不是他什么人,他没义务去帮忙。

    就在两人聊着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哟,这不是陈老师嘛,您亲自来吃饭啊。”

    陈序转头一看,竟然是多日不见的祝承运,那位校花女友自然也是形影不离,笑道:“这不是没办法嘛。又不能跟某些人比,家里鲍鱼茅台堆的都快过期了,吃食堂只是来体验民间疾苦罢了。”

    祝承运嘿嘿笑了笑,目光在苏伊人的脸上扫过,眼睛顿时一亮,捣捣陈序的肩膀说:“嗳嗳嗳,怎么不介绍一下啊?”

    陈序不好说是公司员工,要不祝承运肯定又要追问什么公司,说:“这是我朋友家的妹妹,过来送点东西给我。”

    “噢这样啊。那我走了~”祝承运一听也没有继续追问了,招呼了一声转身便准备离开。

    不过走了两步又转回来坐到他旁边问道:“对了,问你个事情,我一高中同学家的公司网页被劫持,听说数据库也被人篡改了,找人修了好几次都没修好。他托我找高手问问怎么回事?”

    陈序说:“你让他找网络安全公司看看呗,我又不是什么安全高手。”

    “你帮我看看呗,我牛逼都吹出去了。”说着祝承运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递到他面前说:“喏,这是他拍给我的检测错误信息。”

    陈序只好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说:“他这个是SQL数据库攻击,我估计应该是拿到服务器最高权限了,不把漏洞找出来,会一直在后台监视当前浏览器设置,一旦发现设置被重置,会重新劫持主页。”

    祝承运一听笑说:“不愧是陈老师,一眼便看穿了事实的真相。那这个怎么办啊?”

    “网页劫持这个简单,真正麻烦的是数据库,这个问题可大可小,要视情况而定。”

    “这样啊……”祝承运迟疑想了想说:“陈老师,帮我个忙怎么样?”

    陈序用眼神询问什么事?

    祝承运让贾佳待在这里,然后拽着陈序到了一边说:“等下你把你修电脑的那套家伙什都带上,跟我去趟我同学家的公司,到时候你妆模作样的检查一番,然后你就说那个黑客很厉害,你无能为力?”

    “为什么?”

    祝承运笑说:“我这同学家里非常有钱,是那种真正的富二代,他父亲经常跟风清扬一块喝茶的,我家和他家也有很多业务上的往来,算是他家的供应商之一,懂我的意思吗?”

    陈序点点头,“懂了。甭管帮不帮的上忙,总归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到时候哥们情谊深厚了,随便给两个单子都赚大发了,是这个意思吧?”

    “明白人。”祝承运搂住他肩膀拍了拍,笑道:“咱们同学归同学,我也不让你白忙乎,回头1000块跑路费。”

    “这么客气干嘛……”

    ……

    滨江大道188号,这里是伟业医疗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大厦。

    据祝承运说,伟业医疗集团是一家集研发、制造和销售于一体的上市企业公司,市值规模高达200亿,稳居中海市上市公司市值TOP前五十。

    这只是人家主营业务之一,旗下产业链还包括房产、酒店、工程设备制造等等。

    从祝承运的保时捷-Macan上下来,仰头看着阳光下气势恢宏的摩天大楼,陈序心生感慨,不愧是能和风清扬耍到一起的人,光这栋大楼现在市值恐怕就不低于30亿。

    “走,进去。”祝承运锁好车后超前走去。

    陈序和苏伊人跟在后面。

    本来陈序打算让苏伊人回公司的,然后祝承运说高手怎么能没有助手呢,让她帮忙拎工具包,随后当场从后备箱里拿了一套化妆品给苏伊人作为出场费。

    也不知道原来是准备送给哪个女生的。

    祝承运在大厦入口处出示了出入证之后,又帮着陈序两人做了登记才得以进入大厦。

    外面看着气势恢宏的摩天大厦,里面更是金碧辉煌,巨大的水晶吊灯下是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交相辉映间散发出奕奕光芒,走在里面感觉连颜值气质都提升了几个档次。

    想到这栋大厦是私人所有,陈序便感慨不已,什么房哥房姐,在中海市市中心的摩天大厦面前都是渣渣。

    祝承运给他那位同学打了个电话,然后过来一位工作人员带他们乘电梯去了地下三层,这里是伟业集团IDC机房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