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5章 呵~女人啊

作品:《全球制造

    陈序到家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穿着围裙的范玉梅开的门。

    陈序一把搂住他老妈,撒娇说:“妈,我想死你了。”

    “一个月也不见你打一次电话给妈,就会嘴上假孝顺。”说着范玉梅拍了一下他的手,“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妈还有两个菜没烧呢。”

    陈序在他老妈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松开后到客厅餐桌上拎了块排骨扔到嘴里,边嚼边问:“妈,爸跟姐呢?”

    “你姐在房间里,你打个电话给你爸,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噢~知道了。”陈序给他爸爸打了个电话,那边说超市里临时有事,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妈,爸不回来。”

    “知道了。”

    陈序到房间去看了看,穿着身亚麻色连衣裙的陈亚楠,正在和人打电话,朝陈序看了眼,然后继续对着话筒说:“好的老师,我知道了,麻烦您了。”

    等放下电话,陈亚楠把手机往床上一扔,人直接躺了下去,叹息了一声。

    陈序走过去问了一句怎么啦,陈亚楠双手抱着脑袋说:“还是考博的事情。”

    陈序摇摇头。

    他姐最大的愿望是留在中海高校里当老师,不过现在不比以前了,硕博扩招厉害,数量多质量差,就业竞争很大,进一本以上的高校做教师一般得C9这样的名校或国家重点学科毕业的博士。

    而985/211高校基本上不要刚毕业的国内博士了,他们招聘教师的门槛至少是副教授以上或者直接从国外一流学府引入优秀博士、博士后毕业人员。

    “姐,虽然我不想打击你……”

    陈亚楠不等他说完,直接道:“那就不要说。”

    “……”陈序,“不说难受。”

    “难受也憋着!”说着陈亚楠一咕噜爬起来了,拽着他的脸恶狠狠道:“你姐心里本来就不痛快,你还来火上浇油,是不是想死啊!”

    说完陈亚楠出去了。

    陈序揉揉脸颊,笑了笑跟了出去。

    中午吃过饭范玉梅被一个老姐妹喊走了,陈亚楠躲在房间里继续纠结。

    陈序也是无聊,拿出手机,把王伟传给他的伪科幻文大纲跟细纲录入到笔记本里。

    让小白填充了10章后阅读了起来。

    这本书讲的是主角玩魔兽游戏时猝死,醒来后穿越到了漫威世界里,并且自带了法师职业的各种技能。靠着金手指,主角在漫威里一路成长、装逼打脸的故事。

    所以书名也可以叫“漫威世界里的法师”。

    这种漫威文有固定的受众,只要写的不算太离谱,并且对电影里的各种梗概熟悉,还是能保证赚钱的。

    可惜,小白对电影和游戏里的很多梗和游戏设定都不怎么熟悉,包括他自己都不怎么清楚,甚至之前根本没想到录入相关知识给它。

    可想而知,这样的情况下,填充出来的内容会是多么漏洞百出。

    果然不错,陈序看了几章便看不下去了,里面有很多地方读不通、读不懂,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陈序把填充的十章删除,然后开始到网上寻找各种相关知识给小白。

    包括放原声电影以及各种影评,还有游戏方面的也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上的太阳也渐渐开始西斜。

    五点半陈一一回来了,家里顿时欢声笑语。

    晚上范玉梅烧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家里又是欢声笑语。

    ……

    晚饭后陈昌军把一家人喊到主卧里开会。

    陈一一咋咋呼呼说:“爸,你今天这么兴师动众的,是不是打算告诉我们家里有一亿财产,之前装穷都是在考验我们呢?”

    陈昌军哈哈大笑说:“我还在等你们爷爷电话呢!”

    姐弟三人闻言顿时笑喷。他们爷爷十年前就去世了,这要是来电话了,还不得吓死啊。

    范玉梅也是黑着脸啐了一口,随后也是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等笑过后,陈昌军说:“是这样的,大明子要在苏州那边买房子,你们老舅想把城南那套房子卖掉付首付,不过挂了一个月了,看的人不少,但始终卖不出去,所以……”

    陈亚楠皱皱秀气的眉毛说:“爸你想买啊?”

    陈昌军看了眼范玉梅,说:“是有这个想法。租的房子不管住多少年,也永远都是租的,人家什么时候想赶你走都行。”

    范玉梅跟道:“正好二子这段时间前前后后给了20万,加上我们俩的积蓄十多万,刚好够首付,今天就是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

    陈一一说:“妈,买房子我没意见,但有一条,坚决不买范玉龙家的。”

    陈亚楠看了眼陈昌军和范玉梅,说:“我也不赞成买他家的房子。”

    范玉梅朝陈序看看,陈序就摸摸鼻子说:“妈,老舅家那套房子位置不怎么样,而且配套设施也差,附近连个大型购物超市都没有,买了就是亏。”

    毕竟是他母亲的嫡亲胞弟、他的亲舅舅,陈序话说的比较委婉,如果不是这样,他的话肯定也会很难听。

    他母亲兄弟姐妹五个,三个在北上广,剩下他母亲和三舅在安陵市。

    五年前他外公脑中风,是他母亲在医院里一把屎一把尿的照顾了一个多月。为人子女,这都是应该的,也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

    后来他外公还是去世了,临终前给了他母亲一张卡,卡里有十四万,让她在安陵市里买套房子安顿下来,而且还叮嘱她,不要告诉其他几个儿女。

    结果他母亲没听,在丧葬期间说了出来。

    那三个在北上广安家落户的舅舅姨娘没太计较,只说让他家出了丧葬费就行,但是他那个在安陵市里开小饭馆的老舅范玉龙坚决不同意,说这个钱要一分不少的给他。

    原因是闺女没有继承权,而他是家里最小的儿子,这些年一直是他在旁边照顾老父亲,连大哥跟二哥都没权要求分配。

    实际上范玉龙天天忙饭店的生意,一年半载都难得回老家一趟,是他母亲经常回家看望看望,买点牛奶水果之类的。虽然每次外公都让他母亲带回来一半。

    就为了这个钱,范玉龙在丧葬期间就闹的不可开交,丧葬后其余几个舅舅姨娘都陆续离开了,没再管这件事,而范玉龙就直接撕破脸了,拿着菜刀说少一分都不行。

    两家谈了好几次,刚开始说一人一半,不行;

    后来说大半给范玉龙家,还是不行,就是全要。

    为此范玉龙把饭馆都歇业了几天,带上老婆直接到他家来堵门,不给钱不行。

    那时候陈亚楠正在备战高考,受不得惊扰,他妈万般无奈之下把卡给了范玉龙。

    当时范玉梅气得发誓说,老死不相往来!

    没想到现在还是心软了。

    呵,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