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9章 爱是什么

作品:《全球制造

    中秋节陈序没回家,25号开学第一天晚上,在岑刚的牵线搭桥下,陈序在BJ区某酒店请唐天华教授吃了一顿饭。

    五十来岁的人,头发花白了一半,但面色红润,举手投足之间气势十足。

    陈序有些紧张。

    虽然平时网上经常调侃“砖家叫兽”,但面对真正的教授且还是系主任级别的校领导,心里还是非常发怵的。

    不过让陈序没想到的是,原本认为性格偏激的岑刚,居然很会来事,帮着招呼倒酒端菜,插科打诨,溜须拍马,样样都精通,让他真是大跌眼镜。

    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相比起矜持少语的唐天华教授,陈序感觉岑刚才是“真正的教授”。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唐教授从桌上拿起香烟拆开后问道:“小陈来一根?”

    陈序笑说:“好!”

    唐教授给陈序和岑刚一人发了根烟。

    陈序从桌上拿起打火机,帮唐教授先点起,然后再帮岑刚点好,最后是自己。

    “嘶——嘘——”唐教授深深的吸了一口,说:“小陈你过来找我,就是为了核心期刊的事情吧?”

    见陈序有些尴尬,唐教授笑说:“没关系的,这个都是人之常情,我也能理解。

    而且从本心上来讲,我非常乐意见到你们从事相关领域的研究工作,这样也能推动咱们学校学科的发展嘛,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所以小岑跟我讲的时候,我才抽时间过来见见你。”

    陈序面带感激之色说:“谢谢唐教授。”

    唐天华摆摆手,说:“看在小岑帮你担保的份上,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也不介意你借用我的名头来达成你心里的某些目的。

    但是……”

    陈序先是一喜,听到“但是”二字,心里又不由紧了紧。

    岑刚之前跟他讲过,唐教授这个人虽然不像别的校领导那样架子高,但为人比较爱惜羽毛,或者说是看重名声,这种人提出的“但是”,往往也会比较刁钻。

    唐教授顿了一下说道:“丑话说在前面,我对论文的要求非常高,那些东拼西凑,人云亦云,没有自己主见的东西就不要拿给我看了,这个谁的面子都不给。”

    陈序一听是这方面的问题,不由的松了口气。

    他跟小白一起炮制出来的论文,无论是从逻辑结构还是理论创新来讲,都是可圈可点的。

    “我知道唐教授。论文我早就写出来了,是关于当今世界自然语言处理的发展现状以及未来应用研究的一些猜想。”

    “噢,看来是有备而来啊。”唐教授有些意外,“论文有没有带过来,我看看。”

    “带了。”陈序从电脑包里拿出论文,恭恭敬敬的递过去。

    唐教授接过厚厚的一本论文,飘散着油墨香味,扉页上写着《自然语言处理的前瞻》。

    翻了一下,里面除了图表之外,可以看到大段大段的文字叙述。

    “看来还是长篇论文啊。”唐教授说了句,心里忍不住想笑。

    论文题目取的是很高大上,实际上非常的空泛。

    自然语言处理包含了很多细分的研究方向,光理论研究就分:词法与句法分析、语义分析、篇章分析、语言认知模型、语言表示与深度学习、知识图谱与计算等等,每个领域都有着一大批的人才在默默无闻的钻研着。

    另外还有应用研究,这个就更加广阔了,粗略统计一下也不下数十种。

    而且还为此分成了两个学派:第一个是理性派,做结构主义。认为所有语言其实都有潜在内生结构,都是有内在的语法;

    第二个是经验派,是功能主义。认为只要完成某一个功能就可以了,计算机完全不需要理解人说什么。

    说这些主要是为了强调“自然语言处理”学科的庞大,而不能仅仅因为它名字的简单就小瞧了它。

    而手上这篇论文不仅标题党,第一次写学术论文就敢写数万字的长篇,他以为是写小说呢?

    有了这两个先入为主的印象,唐教授基本不看好这篇论文了,认为又是一篇哗众取宠之文,心里非常不喜。

    翻开后快速浏览了起来。

    让唐教授万万没想的是,他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论文开篇简明扼要的阐述了一下当今世界在自然语言处理方面取得的成绩以及不足,随后把这个大而化之的话题引申开来,通过一些成绩以及不足开始逐一分析。

    这个开篇虽然不是很惊艳,但是胜在沉稳老辣,一点也不像是个年轻人写的。

    唐教授朝陈序看了眼,狐疑道:“这篇论文真是你写的?”

    陈序有些心虚的点点头,“嗯!”

    唐教授收起轻视之心接着看,然后这一看彻底沉浸了进去。

    五分钟

    十分钟

    半小时

    一个小时

    包间里除了翻页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唐教授眼睛越看瞪的越大,到了后来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自然语言处理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学科,一般人能把一个方向的论文写通顺、没有逻辑漏洞就算不错了。

    但是手里的这篇论文却不一样,对自然语言处理最核心的几个研究方向进行了深入的剖析以及大胆的预测,结构严谨、叙述严密、论证合理,包括引用的文献也是当今世界最前沿的知识。

    这篇论文的含金量十足,毫不夸张的说,可以用来当做自然语言处理的教科书了。

    想到教科书,唐教授脸上露出了动容的神色。

    对方还仅仅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学生啊,竟然能写出这种论文来,说一句天才都不为过。

    默默坐了近两个小时的岑刚,此时忍不住朝陈序看了眼,他还从来没看到老师脸上露出过这种表情呢,也不知道他论文里写的什么。

    终于,唐教授把论文合了起来,看着陈序嗫嚅了一下嘴巴说:“那个……小陈的这篇论文吧……”

    唐教授想说点套话,先夸夸这篇论文立意不错,然后鸡蛋里挑骨头让陈序不要骄傲自满什么的。

    但是他那颗早已古井不波的心,受这篇论文的影响,变得激荡起伏,实在说不出这种昧良心的话来。

    这篇论文是有瑕疵,但瑕不掩瑜,可以说是他近几年……不对,应该是他从教这么多年来,看到的最精彩的一篇论文。没有之一。

    唐教授伸手重重的拍拍陈序肩膀,激动道:“论文写的真得非常棒!有没有兴趣读我的研究生……”

    ……

    可能是真得起了爱才之心,唐教授不计报酬的亲自指导陈序。

    比如,论文里有好几处为了自抬身价,通过理论论证强调几位业界权威大佬的错误之处。

    唐教授告诉陈序,你可以吹你的方法多高明,但也没必要指出他们的错误。

    然后帮他改了调子,正面强调陈序的理论结构和新概念,用例子指出那几位业界权威大佬的不足之处。

    虽然仅仅改动了一点点,但论文文风为之一变,从锋芒毕露变为了磅礴大气。

    三天后的礼拜五上午,唐教授亲自把这篇陈序作为第一作者的英文版《自然语言处理的前瞻》,投给了JCST某位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权威大佬审阅。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迟三个月就会有结果。

    不像正常研究生想在这种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审理周期通常都是按年计算的。

    用岑刚嫉妒万分的话说:“这就是导师大力提携的好处了。跟着导师其实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研究问题是怎么提出的,结果该怎么表达,论文是怎么审批的,学者是怎么互动的,这些都在你写的论文之外,也是在书本和杂志上看不到的学问传承。”

    陈序对此万分赞同,感觉自己这步棋真是走对了。

    第一次投稿学术论文,而且还是国内最顶尖的计算机核心期刊JCST,陈序有些小激动,回到寝室抱着笔记本亲了一口,哈哈大笑说:“小白,爱死你了。”

    小白问:“爱是什么?”

    陈序唱到:“爱是迷迷糊糊天地初开的时候,那已经盛放的玫瑰;

    爱是踏破红尘望穿秋水只因为,爱过的人不说后悔……”

    小白:“你今天有点皮。”

    “哈哈哈……”陈序大笑不止,随后还是给小白详解解释了一下什么叫“爱”。

    让他没想到的是,笔记本上作为背景图的两片叶子,其中人文学科的那一片叶子长大了一点点。鲜艳欲滴。

    这意味着小白的体积又变大了。

    打开电脑管理器看了看,果然,现在的CPU使用率已经达到惊人的37%,内存使用率41%、磁盘59%。

    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内存条跟磁盘就要升级了。

    抛开这件事不谈,论文已经提交,接下来差不多能着手写网文了。

    毕竟做学问先要把肚子填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