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学习与成长

作品:《全球制造

    为了让小白更好的理解他要表达的意思,以便做到无障碍沟通,陈序除了准备期末考试外,其余时间都是废寝忘食的泡在了图书馆。

    首先需要做的就是让它理解这个社会,这就要用到人文科学了。

    人文科学是一门非常庞大的学科,里面包括历史、人际关系、文艺、语言、宗教学、哲学等一共八大类。

    不过暂时不需要跟小白探讨哲学这么高深的问题,也不需要它懂宗教、文艺这些东西,主要是历史跟语言。

    “从开始有文字记载的中国历史一共是3718年,从史记记载的历史来看总共应该是4735年;从元谋人,也就是原始人开始算起应该是170万年……”陈序对着耳机小声的讲解着。

    手机屏幕上,小白问道:“什么是史记。什么是原始人。”

    陈序:“史记是二十四史之首……这个后面我会跟你讲的。至于原始人,这个就涉及到古人类起源了,我这里跟你大致讲一下,从已发现的人类化石来看,人类的演化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四个阶段……”

    小白虽然是一张白纸,但学习速度非常恐怖,任何知识只要讲一遍就能一字不漏的记下来,并且熟练运用。

    因为作为智能生命,“记忆”是它的基本本领。

    小白真正比单纯的AI人工智能厉害之处在于,它有自己的思维,不会盲目崇拜人类既定的结果,打个简单的比喻来说,它不仅会拐弯、会倒着走,还会劈叉。

    陈序每天第一个到图书馆,最后一个离开。

    囫囵吞枣的讲了一遍中国古代、近代、现代史以及《世界编年史》。

    然后又笼统的讲了讲经济学的《货币通论》、《资本论》,人类学的《原始社会的结构和功能》、《现代社会的结构和过程》。

    就这样还足足花了一个礼拜时间。

    进步是非常明显的,之前只会简单对话的小白,现在已经能进行正常交流了。

    这个消息如果公布出去的话,肯定会引起全世界轰动的。

    这是小白的一小步,却是整个人类的一大步。

    10号上午八点,社科阅览室刚开门,陈序便来了。

    找了两本鲍斯的《种族、语言、文化》以及皮亚杰的《儿童智慧的起源》,坐下后拿出手机和移动电源,戴上耳机放到桌子上开讲。

    让他没想到是,十几分钟后,屏幕里像呼吸灯一样明灭不定的绿色种子竟然破壳而出,经过一番艰难的伸展后,终于抽出了一片鲜翠欲滴的叶片。

    叶片大约黄豆叶大小,就像碧绿的翡翠一样,看上去晶莹剔透。

    陈序看得惊奇不已,捂着耳机话筒小声问道:“小白,你的样子怎么变了啊?”

    屏幕上绿色叶片轻轻摇曳了两下,看上去就像汽车里的摇头绿叶摆件一样,“因为我成长了啊。”

    顿了一下,小白在屏幕上写道:“以后类似知识不需要讲解,只需要把摄像头对准书页,然后翻页就行。”

    “噢,太好了。”听到小白的话,陈序非常高兴。

    人文社科类的书籍好多也都是大部头,讲一遍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以后光翻页就可以,真得省了不少吐沫。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陈序第一时间想到,给手机做一个外置摄像头别在胸口,这样可以省却很多麻烦。

    不过随后他便想起一个问题,手机被小白占据了,他现在除了接电话之外,什么也做不了,自然也无法登录淘宝。

    不仅无法登录淘宝,薇信、支付宝、QQ、知乎、微博、百度网盘、夸克、小木虫这些APP,这些天他一样都没登录,过着完全“与世隔绝”的生活。

    也不知道那些通过薇信找他修电脑、做系统的人,是不是都把他拉入黑名单了?

    玩蛋去吧。

    有了小白,以后还修个屁的电脑啊。

    陈序收拾了一下东西赶回宿舍,除了杨海东和住在外面的祝承运外,其余的三个人还在呼呼大睡呢。

    6人寝室,只有他一个计算机系,其余的全是信息工程系的,学校本来说大一末给他调整的,结果一直没动静,他也懒得去问了。

    姜华,浙省人,身高183的健美先生;

    董圣杰,徽省人,戴眼镜的闷骚男;

    周星河,中海人,据他自己说是中英混血,还有五分之一的日耳曼人血统,不过外貌上一点也看不出来,性格蔫坏,擅长溜须拍马,大一就混到学生会的干事了。

    把姜华叫起来,让他帮忙到淘宝上买了一套外置摄像头组件。

    连数据线在内一共80块钱,然后用他手机登录支付宝,转了900块到银行卡里。

    “谢谢啦,我去取钱,等下回来给你。”说着陈序便翻箱倒柜找银行卡。

    现在年轻人基本上很少用现金的,手机支付快捷方便,还省却找零的麻烦,就像他,从过年到现在,有三四个月没摸过现金了,很多时候,出门兜里除了一部手机,什么也不带。

    有时候宿舍夜话时聊到扒手这个古老的职业,也不知道他们恨不恨马耘?

    睡在上铺的董圣杰,伸着脑袋问道:“嗳陈老师,还没问你呢,这个礼拜你干嘛呢,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恋爱啦?”

    “沉迷于知识的海洋无法自拔,哪有时间恋爱啊。”

    “嘁~死要面子活受罪,杨海东都告诉我了。”说着董圣杰还假装叹息了一声,“嗳,早知道介绍给我啊,凭哥们的舔功,一准给她拿下。”

    裸着后背趴在那里装睡的周星河,忍不住抬起头接道:“大三的师姐已经过了爱做梦的年龄了,光靠甜言蜜语是舔不到的,潘驴邓小闲你总要占一样才行。”

    董圣杰一脸过来人的表情说道:“对于真正的舔狗来说,根本不在乎会不会舔到一无所有,而在于有没有当舔狗的资格!”

    姜华竖起大拇指道:“真舔狗!”

    陈序拿着银行卡站起来,哈哈大笑说:“等我哪天想当舔狗的时候,一定向杰士邦你好好学习学习。”说完陈序朝外走去。

    后面董圣杰喊道:“喂,说了不要喊我杰士邦,太恶心了……”

    ……

    ……

    陈序刚从银行出来,兜里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他姐姐陈亚楠打过来的。

    “姐,什么事啊?”

    “一一刚刚给我发信息,说高考结束了。”

    “啊,真得嘛,考得怎么样啊?”陈序这一个礼拜一直泡在图书馆,每天都是废寝忘食,都忘记小妹参加高考的事情了,“我这几天一直在复习资料,忙的天昏地暗,都没顾得上打电话回去问了。”

    “她说考得马马虎虎,211应该没问题。”

    “……那就好。”

    “好什么啊!她一直心高气傲,想考进浙大复大,真要考个211,还不得气坏了。”

    陈序笑说:“放心!一一一直是咱家的智商带头人,以我估计马马虎虎是谦虚的话,应该考的很好。”

    电话里陈亚楠也笑了起来,“她要是真考进浙大复大,尾巴还不得翘上天啊!”

    “可以想象得到。所以我决定了,暑假留在中海勤工俭学,免得回去了被她秀一脸。”

    “呵呵……”

    姐弟俩又聊了一会,陈亚楠有事先挂掉了。

    陈序拿着手机,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了。

    老姐读研,虽然现在基本不花家里钱,但还没有做到完全的自给自足,偶尔也需要爸妈接济一下;

    他读大二,大部分费用都需要爸妈出,自己勤工俭学最多赚个生活费。至于奖学金什么的,目前根本没影;

    还有小妹,不管是考上一本还是985,211,学费生活费什么的肯定都比高中多多了,这样一来,爸妈会更辛苦。

    所以他要想办法赚点钱,分担压在爸妈肩上的重担。

    而目前看来,这个问题要着落在小白身上了。

    陈序站在银行门口想了很久,直到银行保安警惕的目光朝他频频扫来之后才抬腿朝学校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