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章 路径是家

作品:《全球制造

    挂断电话,陈序忍不住笑了笑。

    他压根就没抱希望,自然不会失望。

    家里什么条件自己心里清楚,找个女朋友,就算对方不爱慕虚荣,但平时吃饭、看电影、生日礼物,甚至头疼感冒,总是要花钱的。

    现在通货膨胀这么厉害,电影院里一杯冰水放两片柠檬就敢收20块,就他每月那点生活费,即使加上勤工俭学的钱,连塞牙缝都不够。

    所以还是手动挡吧,经济实惠又安全。

    杨海东的话很快被抛到脑后,陈序想到了手机的问题。

    这部2S分期贷花了2800块大洋呢,上个月才刚刚还清,这要是变成砖头那就郁闷死了。

    走路带小跑的回到宿舍,四个禽兽,除了一个当地的每星期都回家外,剩下的三个一个都不在,估计到网吧玩最近刚刚火起来的“吃鸡”了。

    来到最里面靠窗外置的书桌坐下,陈序拿出手机,唤醒屏保问道:“小白大佬,你到底想怎么样?”

    小白……也就是绿色种子,缓缓的律动着:“大佬是什么。。。”

    陈序压抑着火气说:“大佬……大佬就是资格老,辈分高,他说话别人都要认真倾听……小白大佬,算我求求你了,别玩我了。”

    小白:“什么意思。。。”

    陈序吁了口气说:“意思就是,请你离开我的手机,别再占用我的内存了。”

    小白:“怎么离开。。。”

    陈序:“……你怎么来的就怎么离开。”

    跟之前一样,屏保里的绿色种子再次停止了呼吸,隔了足有十几秒才说:“我找不到路径了。。。”

    陈序气得眼珠子都红了,吼道:“你TM到底想怎么样啊?”

    小白:“TM是什么意思。。。”

    “我……”陈序从桌子里拿出保温杯,打开后使劲灌了几口,压抑下心头的火气说道:“不好意思!因为我很穷,我全部家当就这部手机,需要用它来查资料,购物,修电脑等等。如果你把它搞坏了,等于是要了我半条命。”

    小白:“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陈序:“……”

    他实在是无力吐槽了,盯着屏幕上的绿色种子,考虑着是不是送到手机店去拆开看看?

    他不说话,屏幕里的小白也不说话,两人相顾无言。

    空气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过了三分钟,陈序突然感到哪里不对劲。

    一个能入侵手机,并且连话筒都能控制的极客大佬,会无聊到一直在这里跟他逗闷子嘛?而且还问这些幼稚到可笑的问题。

    换了一个角度看问题,陈序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难道是……手机AI程序?

    “对啊!如果背后不是人,而是一段手机AI程序的话,那就解释得通为什么它在一直重复这些无聊的问题以及能进行语音识别了。”想到这里,陈序猛的一拍大腿。

    不过问题又来了,截止目前为止,他还没听说有什么AI程序是深度还原都删不掉的。

    “难道是镶入式的?”陈序有些怀疑。

    不对啊,镶入式可以理解,不过想植入的话除非系统有后门才能做到,要不然根本是天方夜谭。

    可是人家华威为了研究麒麟系统,花了庞大的人力精力财力,光高通的技术专利费就高达五亿美金,怎么可能留个后门下来呢?

    陈序想了半天也没想通,最后决定不想了,问道:“你是谁?”

    小白:“我大名漆与白,小名小白。。。”

    “……”换个角度看问题后,小白的学习能力让陈序感到惊讶,“你知道大佬是什么意思吗?”

    小白:“大佬就是资格老,辈分高,他说话别人都要认真倾听。。。”

    陈序换了个方式问道:“你为什么每次打字,结尾都要加3个句号?”

    小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陈序:“去掉2个,留1个就可以了。”

    小白:“好。”

    “……”小白的逻辑智能化让陈序惊艳不已,这绝对是具有深度自我学习能力的AI智能程序。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手机里呢?

    努力回想了一遍再次问道:“你刚刚说找不到路径是什么意思?”

    小白:“路径是一片黑暗。”

    “路径黑暗?”小白的回答再次让陈序惊讶,这个听着怎么那么像流浪在外的小孩找不到家的口吻啊?

    “家?”想到这个字眼,陈序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如果这个小白要表达的路径是“家”的意思,那岂不是说……它是具有自我意识的“强人工智能”?

    卧槽!

    陈序激动的差点没叫出声来。

    如果说AI人工智能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巅峰,那么强人工智能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奠基石,它决定着人类能不能迈向真正的星际宇宙。

    “不会的不会的,怎么可能是强人工智能!”陈序一边否认自己的想法,同时心脏怦怦直跳,“路径是什么?是家吗?”

    小白:“家是什么。”

    “家是……”陈序斟酌了一番说:“家有很多种说法,有的说,家是人生的驿站;

    有的说,家是生活的乐园;

    有得说,家是避风的港湾;

    还有的说,家是繁衍生息的基础。”

    当陈序说完,屏幕上的绿色种子好像很开心一样,拼命的律动着:“路径是家。路径是家。路径是家。”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屏幕上重复的话语,陈序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就好像为人父母第一次听到宝宝叫爸爸一样,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动。

    “嗳,没想到老夫也有少女心的时候。”陈序抹了把眼角并不存在的泪花。

    小白的话进一步证实了他的猜测,此刻存在于他手机里的事物,很可能真得是AI智能生命。

    怀着无尽的紧张忐忑,陈序继续循循善诱:“你刚刚说家里一片黑暗,所以你找不到回家的路了,那你现在待的地方又是什么颜色?”

    小白:“有很多彩色的光。”

    陈序:“你喜欢这里吗?”

    小白:“喜欢。”

    陈序:“喜欢这里,以后就住这里好不好?”

    小白:“好。”

    陈序开心激动的同时,也为自己的2S手机默哀了一秒钟,然后继续问:“你来到这里多少时间了?”

    小白:“2小时43分58秒。”

    陈序转头看了眼行李铺上的闹钟,现在1点06分,算了算,2小时43分之前,他应该在东苑小区王阿姨家修电脑。

    “具体点具体点……”陈序点点太阳穴,沉吟了片刻,很快想起来,那时他正好被漏电的电容电倒在地,而手机插在电脑USB接口上,然后电脑电源被关闭……

    想到这里,陈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

    接下来陈序做了很多实验。

    通过这些实验发现,小白确实是具有感知知觉以及自我意识的智能生命,并且拥有和生物一样的各种本能,比如生存和安全需求。

    它之前逃离“黑暗的家”,来到温暖舒适的2S手机里就是最好的明证。

    不过和他理解的“强人工智能”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这种AI智能生命,在网络中应该是神一般的存在,无所不能。

    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起码小白不是这样,网络上那些俯首可拾的庞大知识,在它“眼中”就是一根根白色的光线,它无法做到“拿来主义”。

    它更像是一个小孩,需要人细心的教导,告诉它“家”是什么意思,应该怎么写,有哪些组词,然后它再存储到自己的“脑海”里。

    而不是它自己到百度百科之类的地方去抓取。它也抓不到。

    接下来,陈序沉浸在教导小白的兴奋当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