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1章 学计算机的都是折翼的天使

作品:《全球制造

    2018年6月3号,星期天,晴。

    今天天气格外热,上午十点不到,室外最高温已经达到30℃,阳台上,陈序撸着袖子一边涂抹电脑导热硅脂,一边用胳膊肘擦汗。

    这台双核集显老式电脑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用了,机箱里积了厚厚一层灰,光清灰就费了老大劲。

    然后系统崩溃,机械硬盘坏道,CPU导热硅脂凝固,也就他这个勤工俭学的学生愿意上门维修,送电脑店去,人家百分百送她一个字——升级!

    等重新装好风扇,插好内存条,接通电源后,风扇“滴”的一声转动了起来,连接上22英寸的AOC显示器,已经进入了BIOS设置。

    拿出华威2S数据线连接上电脑,打开手机里的备份系统,选择从手机启动,重启后电脑开始自动安装系统。

    十几分钟后,系统装好了。

    再次重新启动后,足足过了两分钟电脑才如同老牛拉大车一样,缓慢的进入桌面。

    习惯了几秒十几秒的开机速度,这个速度让陈序等的膀胱都隐隐作痛。

    不过总算看到了经典的蓝天白云图案。

    设置了一下屏幕分辨率,顺手打开360安全卫士,想禁止掉那些系统自带的不必要开机启动项。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360竟然卡在那里不动了。

    又死鸡!

    再摁两下Ctrl+4,直接蓝屏。

    艹。

    就在这时,厨房里一位中年妇女端着盘切开的西瓜走过来了,看了眼蓝屏的显示器笑道:“来,小陈,吃块西瓜再弄。”

    堂堂中海理工大的高材生,而且学的还是计算机,一个破电脑搞半天还没弄好,这让陈序有些没面子,摸摸鼻子干笑道:“那个……王阿姨,这电脑……”

    王阿姨接过话茬笑说:“阿姨知道,电脑确实有些年头了,修起来是想让我大孙子偶尔过来捣鼓捣鼓,他爸妈不让他玩手机。

    如果实在修不起来就算了。”

    “呃……应该可以的。”陈序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万一要是硬件损坏修不起来,那就太打脸了。

    也没吃西瓜,陈序蹲下来在机箱里检测了一番,很快发现,还真是主板上的一颗电容爆浆了。

    陈序有些郁闷,更换电容简单,可问题是他没带电烙笔,工具包里也没有电容,只能把主板拆下来带回去修了。

    “阿姨,这个电容坏掉了……”陈序指着电容顶部的黄色电解质向王阿姨解释着,说话间潮湿的右手手指已经碰到了电解质。

    下一秒,陈序只感觉一股强电流从手指尖一直传递到手臂,然后再通过手肘直至右半边身体,一瞬间全部麻掉了。

    蹲在那里的陈序,被电的“噗通”一声掼倒在了地上,主板上那颗爆浆的电容也跟着“滋滋”冒起了黑烟。

    站在旁边的王阿姨吓了一大跳,立刻关掉地上的电插板开关,惊呼道:“小陈,你怎么样……”

    王阿姨没看到,就在她关闭电脑电源开关的同时,插在机箱上的手机屏幕就像跳闸一样闪了一下,用来做屏保的汽车图片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颗黄豆粒大小的绿色种子。

    “小陈你说话啊……”

    “你不要吓阿姨啊……”

    ……

    七八秒钟之后,侧躺在阳台地砖上的陈序缓缓翻了个身,平躺在地上,睁开眼表情迷茫的看着天空中火红的太阳,脑海里在想,我是谁?我在哪里?

    很快他想起,他叫陈序,今年22岁,是绰号“家电维修站”的中海理工大的大二生,趁着星期天出来造福周边群众顺便勤工俭学来着。

    然后更多记忆涌上心头。

    他老家在苏北的安陵市,那里是一片平原地区,既不靠山也没有什么丰富的自然资源,虽然对外宣传的名片经常会有什么眺望翰国思密达,与脚盆鸡隔海相望,其实两者有个鸡毛关系啊。

    更让陈序郁闷的是,拿出兔子国的地图瞧瞧你会发现,那些沿海城市TM的个顶个有钱,但是拥有500多公里超长海岸线的安陵市,竟然没发展起来。

    因为没有深水港,全是滩涂。

    比老家地理位置更悲催的是家庭条件,作为进城农民工,他父亲在安陵市里做装卸工,说直白点就是力工,母亲则在酒店里当传菜工,赚着微博的薪水,勉强供三个孩子读书上学。

    他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姐姐现在也在中海师大读研一,妹妹再过几天参加高考。

    不说魔都中海了,就说老家安陵市,去年的人均收入已经突破四万块,而他爸妈年收入加一起也就五六万块左右,家里日子一直过的紧巴巴。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全家人身体都很健康。穷人没病就是福。

    当然,穷本身就是病。

    “喂,120嘛……”

    就在陈序脑海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缓神时,耳边传来了王阿姨打电话的叫救护车的声音。

    “王阿姨我……我没事。”陈序挣扎从地上爬了起来,晃晃脑袋说:“不……不用叫救护车了。”

    正准备报地址的王阿姨,看到陈序竟然爬起来了,拿着手机一脸后怕的问:“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不行阿姨还是带你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真没事……”陈序活动了一下肩膀,竖起右手手指看了看,指尖被电出一个小白点,周边还有一圈糊掉的黑圈,就像被鞭炮炸过一样。

    “电容漏电,被电了一下。”说着陈序动动手指,除了还有一点点麻木外,并没有其他不适症状。

    王阿姨一看,终于是松了口气,放下手机说:“这电脑看来是真不能用了。算了,回头阿姨去买新的。”

    陈序被电了个半死,此时也没精神多说什么,点点头把USB接口上的数据线连同华威2S拔下来装进口袋,装好机箱盖板后放到一边,收拾了一下工具便告辞了。

    临出门时王阿姨硬塞了50块手工费给他,并且叮嘱他到医院去瞧瞧,回头费用她给报销。

    电脑没修好,还把人家吓了一跳,陈序哪好意思再说什么,应了几声后仓皇而逃。

    ……

    出了东苑小区,沿着马路一直向西走,很快来到了天桥,桥东是滨河区商业街。

    可能是礼拜天的缘故,桥下的公交站台上乌泱泱的都是人,前呼后拥,摩肩接踵,而身后的天桥上却是犹如水银泻地一般,不停的往下“流”着人潮,这边公交车刚刚接走了一批,桥上泻下来的人潮又迅速把空缺的部位给填满。

    陈序看了两眼便继续朝前走,前面不到一公里便是滨河区理工大分校区。

    走了200米不到,口袋里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前宿友祝承运打过来的,接通后笑问道:“祝老板,请问有什么指示?”

    祝承运家是湖州人,家里是开机械加工厂的,年产值据说达上亿规模的那种,标准的富二代,大一时住过一学期宿舍,大二时和校花女友搬出去双宿双飞了。当然,床位还留着应付检查。

    电话那头的祝承运急吼吼的说:“哎陈老师,我家电脑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掉线,你过来帮我看看怎么回事的。”

    因为寝室里人电脑一有问题就找陈序,时间长了大家都喊他“陈老师”了。

    “错误指令是多少啊?”

    “我看看……651。”

    “这是终端连接不通啊,是不是没钱啦?”

    “不可能,我是包年的,你还是过来帮我看看吧。”

    “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

    “多长时间到啊?”

    “十分钟。”挂断电话后,陈序郁闷不已。

    当初他是不知道选择什么专业,然后听网上说学计算机非常有伸缩性和钱途,比如会PS、3Dmax,未来可以当美工,做房屋设计、平面设计;

    会AE,非编的可以做视频、为企业大型活动做广告等等;

    然后学网络开发的可以当网络工程师,学软件的可以当软件工程师,并且也可以自己靠技术在网上做自由职业者,总之收入都非常丰厚。

    最终他才选择了计算机系。

    可是扒掉那些散发着金钱诱惑味道的外衣才知道,那TM都是假象,真实情况是,每个学计算机的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

    人家学语言的才学一种,他们要学好多种,光C就有C,C++,C#了,J的还分JAVA,J2EEJxxx,而且还都不一样,换一种就不能编译了,因为电脑就是个大煞笔,少个冒号它就不认识了。

    都说法语德语数字难念,你随便找本算法书来,厚的跟尼玛康熙字典一样。

    还有各种“堆栈树图”,里面分生成树,最小生成树,有向树,非平凡有向树,二叉树,平凡二叉树,平衡二叉树,完全二叉树,完全正则二叉树……光听名字就晕菜。

    另外操作系统、Linux服务器要记各种命令,数据库又要学一门SQL语言,MySql跟orcle的SQL还不一样。

    对了,还要学计算机英语,那些都是专业名词啊,本来高三时他英语就经常不及格,背个单词就要了他老命,现在更是头大,每次考试前别人都在那复习代码,就他悲催的背单词。

    这且罢了,坑爹的是,很多像祝承运这些非计算机专业的人,都以为只要跟电脑相关的东西他都懂,修图,装系统,装电脑,修电脑,修打印机,连Excel表格出问题都找他。

    你要说不会,人家就会以为你明明知道却不肯帮忙,那种鄙夷……日!

    这一年多他也是被逼出来了,装电脑、装系统、修电脑、修打印机、电脑周边产品物价这些他都全能,更悲催的是,连硒鼓加粉都会了。

    还别说,现在基本上不愁生活费了。-_-||。

    ……

    心里自嘲的同时,陈序已经来到了祝承运租住的紫竹花苑小区南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