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哀家怎么活,哀家自己选择!

作品:《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878章 哀家怎么活,哀家自己选择2

    “无事,只是奇怪孩子们竟然如此有灵性。”风青柏笑笑,握上女子的手,“你刚刚生产完,需多歇息,再睡会,我在这里陪你。”

    “好。”柳玉笙莞唇,她确实很是疲惫,醒来这一会便觉精神不济。

    至于孩子出生便具灵性,她心里隐约有些猜测,只是现在虚弱得很,等她好些了,再去证实。

    其余几人看着女子闭上眼睛一会功夫就睡着了,抱着孩子悄悄出了房门,去往隔壁早就布置好的婴儿房,侯在门口老半天的几个老爷们少爷们这才终于得了能跟娃儿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只是娃儿到底小,刚刚出生不到一时辰呢,放进摇篮里一会功夫就睡着了。

    一个个脑袋围在摇篮旁边,看着小娃娃香甜睡脸,便是这样都觉看不够。

    皇太后是天色入夜才依依不舍离开,一路上惦记的都是俩宝儿的事。

    担心莽妇粗手粗脚晚上照顾不好娃儿,担心奶娘喂娃儿不尽心,担心晚上大家伙睡着了不能及时给娃儿换尿片,还惦记去皇家寺庙跟大师求字取名。

    操不完的心。

    老嬷嬷跟在旁边,听着皇太后一路念叨,时不时附和上一句。

    这么多年了,今天才真正看到皇太后表现得像个正常妇人,喜怒形于色,忘了去隐藏。

    那双长年荒芜的眼睛,因为两个小宝儿的到来,开始发出光亮,慢慢染上生机。

    她感受得到,皇太后想陪伴两个小宝儿成长。

    有他们在,太后能做的事情会很多很多,比如怎么样教养,如何为他们日后筹谋。

    有事做,有牵挂,皇太后便再不会像以前一样孑然一人,孤独寂寥。

    回到养心殿,顾不上传晚膳,皇太后便吩咐老嬷嬷,“你去尚衣坊说一声,让他们将库房存下的专门给娃儿做贴身衣裳的月朝细棉拿出来,裁剪好样式,哀家要再缝一些小衣裳。之前不知道王妃会生龙凤胎,备下的那些不够用,小娃儿的衣裳一天要换个好几次的,尤其天气热的时候更得换得勤快。”

    “太后,要不直接让尚衣坊将小衣裳做好了,尚衣坊绣娘多,赶制起来更快一些。”

    “用不着她们,哀家能做。”别人做的跟自己做的怎能一样。

    心意便不一样。

    老嬷嬷笑着去传话了。

    那边东西没送过来,皇太后连饭都吃不好。

    待得布匹一送到,便迫不及待将布料拿起展开。

    同时,送布料过来的二等嬷嬷将一个小布包递上,“太后,这是有人托奴婢转交与太后的。”

    看了二等嬷嬷一眼,皇太后将小布包接过展开,看到里面东西时脸色骤然沉冷。

    那是几枚极细小的银针

    “太后,这是”老嬷嬷沉眉。

    皇太后冷冷将那个布包丢到长案上,“来人,将这个狗奴才拿下”

    “皇太后饶命,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只是帮忙送东西的”

    “不知道哀家倒不知道尚衣坊的一个狗奴才,竟然还帮贵人跑起腿来了”皇太后冷笑,“拖下去,乱棍打死”

    不知道这三个字就想推脱责任收点好处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还敢妄猜她的心思,胆大包天,找死

    她在后宫沉寂了这么多年,倒是让人渐渐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稍整衣衫,皇太后看向某个方向的视线又沉又厉,“去清宁宫”

    清宁宫,这个地方已经开始被人遗忘。

    就连里面的人,也稍有再被提及。

    殿门口有两个内侍守着,无甚站相,懒懒散散,看到前头行过来的人,才慌忙绷紧了身子,“奴才见过皇太后”

    皇太后视若罔闻,走进殿内,推开内殿厚重的大门。

    殿内点着如豆烛火,坐在烛火旁的老妇枯槁憔悴,像是一早料到她会来似的,一点不惊讶,站起轻笑,“本宫就知道,太后一定会来。”

    走到她面前,皇太后静静看了她一眼,扬手狠狠打去。

    啪刺耳的声音响在空寂大殿,打碎了柳太妃脸上志得意满。

    “落到这般境地都锁不住你的龌龊”皇太后眼神冰冷,“你真以为猜着哀家的心思了这么多年哀家不争不抢,不是哀家没有手段哀家警告你,你若敢伤他们半点,哀家必要你京都柳家在这世上不剩一丝血脉,彻底成为历史”

    说完便走,不想再多看那人一眼。

    “太后难道忘了你亲儿子是如何死的吗杀子之仇不共戴天眼看他风青柏儿女双全,太后竟然还护着保着,你两个儿子在天之灵死不瞑目便是报不了仇,你也该让他常常痛失亲子的痛苦”

    走到门口的妇人顿住脚步,昏暗烛光下,满头银丝剧烈颤动,最后缓缓归于平静。

    “哀家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哀家要怎么活,哀家自己选择”

    身后,是枯槁妇人不可置信的眼神。

    皇太后背脊挺得笔直,一步一步,走离这冷清殿宇。

    于大门口,又停下了脚步。

    寡淡月色下,紫衣男子身姿昂藏轩昂,负手就站在她对面。

    风青柏,他来了。

    清宁宫形同冷宫,外殿门口连照明灯笼都没点上。

    头顶洒下的月光不算明亮,很淡,却能清楚照亮老妇人脸上泪痕,于月色下折射出点点银光,跟她的银发一样,弥漫着悲怆。

    两人都没有说话,片刻后,老妇人转步回养心殿,身后,紫衣男子不疾不徐跟着,保持着一小段距离,不靠近,不超越。

    回到养心殿里,将烛火挑亮些许,皇太后将拿起还摆放在软榻上的细棉布料,用手上抚过,确定上面没有会伤着小娃儿的细小银针,遂取了柜头里的针线包,穿针引线。

    人老了,晚间眼神不太好,几次穿针都穿不上,男子伸手从她手里取过针线,穿好了,再递过去。

    皇太后沉默接下,照着布料裁剪好的样式,在灯光下一针一线开始缝制小衣裳。

    全程将杵在面前的风青柏当成隐形人。

    “当日在边境,本王曾经遭了秦将军堵截,只差一点点就毙命在他剑下,当时远处突然燃起信号弹,救了本王一命。”男子声线淡淡的,叙述当时凶险也没有半点起伏,“那枚信号弹,可是太后放出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