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要不要这么牛逼啊!

作品:《都市之超凡主宰

    第826章 要不要这么牛逼啊

    “大哥,就是那个小王八羔子,天桥被打成了这样,你绝对不能轻饶了他啊”

    李梦云像发了疯似的说道。

    顺着李梦云的目光看去,李永胜看到了不远处的苏晨

    这一看不要紧,在看清苏晨的时候,差点没把李永胜给吓尿

    那可是金陵军区的上将啊

    而自己只是,金陵军区下属辖区的大校,两者的行政级别,差了好几个档次

    别的不用说,只要他一句话,自己就要脱下这身军装,滚蛋走人了

    看到气势汹汹的李永胜,宁星海胆颤心惊

    虽然邓天桥的舅舅只是军区的大校,还算不上封疆大吏。

    但他背靠的是中海警备区,而在中海警备区之后,还有金陵军区

    面对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这个叫苏晨的人,该怎样面对

    想到这,宁星海不免担心

    看老爸的状态,是明显站到了苏晨那边,如果邓家真的要和他死磕到底

    那可宁家,兴许还会受到牵连

    想到这,宁星海已经不敢说话了,而且脸色发白,不知道该怎么办。

    和宁星海同样担心的,还有郭婵月

    事前,她完全没有想到,邓家的人脉会这么强

    正所谓军政分家,自古以后,华夏军部都是个独立的存在,哪怕地方的大员,都没有资格干涉他们的事情

    就算表姐夫的实力强悍,在整个中海可以横着走,但面对军方的压力,表姐夫真的能扛的住吗

    “首长好”

    就在郭婵月和宁星海,担心不已的时候,就见李永胜和他身后的十几名军官,连忙朝苏晨敬起了军礼

    而且身子拔的笔直,就像街边的白杨树一样

    “首,首长”

    屋子里的人,只有林若涵和宁星海知道,苏晨是金陵军区的将军

    剩下的其他人,在听到这个一声呼喊后,全都蒙了

    “表,表姐,这怎么回事,这些人,怎么管表姐夫叫首长啊”郭婵月战战兢兢的说道。

    “因为你表姐还有一个身份,是由华夏军部授予的上将”

    “华夏上将”

    听到林若涵的话,在场的人,全都像石化了一样

    那可是上将啊

    在整个华夏都没几个人

    而自己竟然在,这个小小的校医室里见到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得知苏晨的身边之后,郭婵月感觉自己的大脑有点缺氧

    如果是自身的实力强悍,这还能让人接受

    但这上将的身份,也太邪乎点了吧

    有了这层身份

    别说是在整个人中海,就算是在整个华夏,都可以横着走了啊

    要不要这么牛逼啊

    这让其他男人怎么活啊

    得知苏晨的身份,宁星海心中的惊骇,一点不照郭婵月小

    甚至还觉得后怕

    自己刚才,竟然对这样一个人物不敬

    而且还敢打他女人的主意

    难道老爸如此惧怕他,有着这样一层身份,想不怕都难啊

    “大,大哥,这是真的么,难道他真的是金陵军区的上将么”李梦云哆哆嗦嗦的说道。

    其他的先不说,就凭他上将的身份,就足以把邓家在中海覆灭啊

    “没错,苏先生就是金陵军区的上将,这点不用怀疑”李永生无比肯定的说道

    李梦云的大脑一阵晕眩

    真是流年不利啊,邓家居然招惹到了这样一个人物

    “苏,苏先生,这件事肯定是误会,就算我儿子被打残了,也是他咎由自取,您可千万不能和我们一般计较啊”

    李梦云连连求饶道。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能得到他的原谅,那么邓家就完了

    “像你们这样的人,我也懒的动手,你们日后好自为之吧”

    丢下句话,苏晨便带着林若涵和郭婵月离开了。

    三人上了车,郭婵月围着苏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而内容,自然也停留在他的军衔上面

    毕竟上将,在整个华夏,都没有几个

    想不激动都难

    难怪表姐天天炫,原来人家是真的有料。

    从学校出来后,林若涵带着郭婵月到了自己的公司。

    她也是学金融的,算是带着她提前实习了。

    “表姐,你和表姐夫可以啊,明着是在两间办公室,但实际是一个,如果你们俩个在办公室里做坏事,都没人知道了。”郭婵月一脸坏笑道的说道。

    “胡说什么,我和你表姐夫是为了工作方便,才把墙打通的。”林若涵辩解道。

    “但你和我表姐夫现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造小人,这么做确实方便不少。”

    “你个死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快点跟我去工作,别耽误你表姐夫休息”林若涵拉着郭婵月说道。

    “喂喂喂,我是你表姐啊,虽然你们领证结婚了,但我才是你的亲人啊,咱们之间还有血脉关系呢,你也得关心我一下啊。”

    “关心什么关心,快点走。”

    为了怕郭婵月继续胡说下去,林若涵把她拉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而苏晨也乐的清闲,准备闭目养神,休息一会。

    岛国,大阪

    在大阪郊外三公里处,耸立着一处面积庞大的庄园。

    但庄园整体的建造风格,却有一种十分灰暗的风格。

    远远望去,就像一座灰色的监狱,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当一些普通老板姓途径这里的时候,很多时候,都会以为这里是一座秘密监狱。

    但在一些大人物的眼中,这里则是一处只可远观,而不可驻足停留的地方

    因为这是岛国最大的忍者组织,铃木家族的领地

    伊贺流忍者,作为岛国最大的忍者派系,铃木家族的势力,可谓极为庞大

    尽管地处大阪郊外,但整个大阪市,几乎都在他们的掌控当中

    哪怕大阪市长,和政界要员见了他们,都要客客气气,毕恭毕敬

    在庄园内的私人和室当中,盘膝坐着一个穿着黑衣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的身材略有发福,但却没有给人和蔼可亲的感觉

    因为在他的腰间,别着一把古朴的黑色长刀

    岛国十大名剑之一,童子切安纲

    而这个中年人,正是伊贺流忍者的首领,铃木家族的族长

    铃木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