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孔雀东南飞2

作品:《魔鬼猎场

    “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

    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贱妾留空房,相见日常稀。

    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

    叶烁左顾右盼的时候,台上扮演刘兰芝的女人已经咿咿呀呀的唱开戏词。

    和演焦仲卿的人抱在一起一脸悲戚。

    所以他的注意力立刻又被吸引了回来,只见那扮演焦仲卿的人竟然是一个反串。

    周围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脑海中也没有任何的信息提示。

    叶烁所幸放松下来,认真的看起了戏。

    这出戏唱了很久,

    两个戏子的表演很到位,就连那些目不识丁的村民也有几个妇女偷偷的摸起了眼泪。

    等到散场之时,已经接近半夜十点!

    “轰隆!”

    就在众人打算退出去的时候,天空中闷闷的响起了一阵雷声,

    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夜空,转眼间乌云密布,隐隐有些山雨欲来的趋势。

    “喂,你们两个是外乡来看戏的吧,这天就要下雨了,回去不方便,我家就在这附近,老乡不嫌弃先去我那暂避一下?”

    就在叶烁和赵明泽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

    一个猴里猴气穿着粗布补丁衣服的青年跳了出来,热情的应了上来。

    瞧他的模样,不过二十来岁,可那体格还真够瘦的,给人感觉就剩下了一副皮包骨头。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赵明泽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光脚不怕穿鞋的,全听叶烁的。

    叶烁想了一下,笑道:“不会太给你们家人添麻烦了么?”

    “哪里,我叫侯三,打小就和一个爷爷相依为命。走吧,只要你们不嫌弃我家破烂就行。”

    侯三咧嘴一笑,嘴上的话说的憨厚,可那一双精明乱转的眼睛,跟他的话大相径庭。

    “那就打扰老乡了。”

    反正他和赵明泽两个大男人也不会被拐卖,肉偿……就侯三那个小体格显然也不是两个人的对手。

    退一万步讲,这很可能是魔鬼猎场为两个人留下所故意安排的情节。

    毕竟事情总要发展下去的。

    跟在侯三的后头,走出戏园子,叶烁才确定两个人的确是来到了七十年代末的农村。

    这个戏园子就是村里的一座破庙改建的,四周有着几间简陋的茅屋,算是给唱戏的人用来休息和换装的地方。

    几条乡间小路纵横交错,这里看样子还是一个规模比较大的乡村。

    “这边,这边……”

    跟在侯三身后,走了大概有二十几分钟,几间明亮的瓦房就出现在了几个人面前。

    “快进来,别客气。”

    侯三热情的就将几个人往里请。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阴了下来,

    看着他所描述的“简陋”的家,就算叶烁是90后,也知道这样的瓦房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地主阶级了!

    看那古色古香的青砖就知道这家人以前非富即贵!

    “轰隆隆~”

    就在叶烁犹豫的时候,外面下了几道惊雷,雨滴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三个人想都没想赶紧往屋里跑,当他们前脚刚迈进屋子,后脚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擦擦吧。”

    侯三递上了几条干净的手巾,咧嘴一笑,“这边你们喜欢哪里都可以随便住。”

    “这样麻烦你,我们也不好意思,你看需要什么报酬……”

    叶烁放眼望去,这个屋里干净整洁,南北两铺火炕,一些被褥也都是新的。

    他客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侯三摆摆手打断了,“嗨,乡里乡亲的说什么报酬,不过是搭把手而已,好了你们先休息吧,我就住在隔壁。”

    他说完,就像是怕叶烁继续发问一样,也不顾外面的大雨,一溜烟跑了出去。

    夜渐渐深了,外面的雷声渐歇,雨声也停了下来。

    寂静的乡村中,响起了阵阵虫鸣蛙叫。

    “月色虽好,只是四野皆是悲愁之声,令人可惨。只因秦王无道,以致兵戈四起,群雄逐鹿……”

    突然,一阵唱戏的声音从院子中清晰的传来,将本来已经熟睡的叶烁从梦中惊醒。

    “醒醒,别睡了。”

    叶烁一脚踹在了赵明泽的屁股上,将他从炕上踹下来,指了指窗外,道:“嘘~你听。”

    “大王慷慨悲歌,使人泪下。待妾妃歌舞一回,聊以解忧如何?”

    两个人蹑手蹑脚的穿鞋下地,走到了窗前,将窗户打开一个缝隙向外看去。

    刚下完雨的空气还有些湿润,皎洁的月光下,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男人正翘着二郎腿坐在石凳上。

    身上批了一件长袖的白色戏服,正搔首弄姿怪模怪样的唱戏。

    唱的正是京剧中的著名曲目《霸王别姬》。

    别看他一个六十多岁的汉子,可是唱起戏来那眉眼间的媚态宛如二八佳人,字正腔圆。

    即使叶烁从未听过京剧,也知道他应该不是瞎唱,显然是有着不浅的功力。

    可是,一个岁数这么大的老头,大半夜坐在月光下唱戏,这怎么看怎么让人瘆得慌。

    一曲终了,那老头并没有停下来,又唱起了今天在戏园子里听过的那首《孔雀东南飞》。

    唱到动情之时,不禁潸然泪下。

    看到这,叶烁眉头一皱,打开门走了出去,试探道:“大爷,更深露重,你要不要先去休息?”

    他这句话一出,那老头立刻停了下来,猛然转头,一双眼睛冰冷中带着嘲弄的射向了叶烁。

    手捏兰花指,指着他尖声道:“你这个恶婆娘,都是你要强行将我与焦郎分开,今天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在他转过头的一刹那,叶烁清晰的看到一张惨白的脸若隐若现的重叠在了那个老头的身上。

    鬼上身!

    这个念头刚在他脑海中划过,叶烁立刻尴尬的笑了两声,指着赵明泽道:“你的焦郎在这呢,”

    他依稀记得赵明泽似乎是会唱一些京剧。

    “唱啊,快点,”

    看见赵明泽愣在那里,叶烁赶紧怼了他两下。

    他这才回过神,带着哭腔开口唱道:“我自不驱卿,逼迫有……有阿母……”

    “焦郎?焦郎?你怎生变成了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