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城外绺子

作品:《惊雷

    有关纸鸢的消息,调查到的不多,在余惊鹊看来,这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大家都是搞谍报工作的,保密条例还是要严格遵守的。

    “分清男女,我们可以排除一部分人,掌握年纪我们可以再排除一部分人,如果能掌握职业,我们甚至是可以开始排查,现在一头雾水,我们怎么办”何斯谅对万群的解释还是不满意。

    万群没有再去解释,他已经在加快调查速度了,只是没有进展他也无能为力。

    “有新的电文吗”万群转而问道。

    何斯谅摇头说道“近几天没有。”

    “我会将电台这边盯死,如果能抓到军统的其他电报工作人员,或许可以得到更多的线索。”何斯谅说道。

    “嗯,你去忙吧。”该说的话说完,万群让何斯谅先去忙。

    等到何斯谅离开,余惊鹊开口说道“股长,这何班长也太着急了,这个纸鸢我们都想要抓,他这么咄咄逼人的”

    “他也是着急。”余惊鹊这种不着痕迹的挑拨离间,万群没有放在心上,这是何斯谅的对手,何斯谅当然会着急。

    “股长,我们这边也没有发现。”余惊鹊这句话说的和废话差不多,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要是还能发现的话,就奇了怪了。

    “怎么了,着急了”万群问道。

    余惊鹊摇头说道“股长,我是真的不急,因为这任务就急不得,持久战持久战,三天五天的,能有结果吗”

    “那你怎么了”万群问道。

    “股长,我有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可是也不能一直这样啊,我带着人耗在这里,我感觉有点浪费警力。”余惊鹊将自己的心里想法说出来。

    这个任务是挺重要的,万群愿意交给余惊鹊来负责,可以说是好事情,算是对余惊鹊的肯定。

    可是这个任务,明摆不是几天时间能解决的,余惊鹊耗在这里,整个人就被耗住了,脱不开身,得不到其他的任务,对组织没有太大的帮助。

    所以余惊鹊今天找万群就借势说一下,让万群心里知道自己的想法,不然自己还不知道要耗多长时间。

    余惊鹊的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看到万群不说话,余惊鹊知道他在思考,安静的等着。

    “叫你的人回来吧,留几个人守着。”万群说道。

    “是股长。”余惊鹊很开心,他们回来的这些人,如果遇到其他的任务,还是可以负责的。

    季攸宁这边的事情,守着的人越少,对季攸宁越安全,余惊鹊何乐而不为。

    中午的时候,余惊鹊就打电话叫李庆喜安排几个人守着,其他人回来。

    李庆喜也懒得在外面,就带着人跑回来,余惊鹊倒没有说什么,李庆喜不在更好,下面的人还能偷懒,对季攸宁更加有利。

    原本余惊鹊以为,自己等待下一个任务,还需要一段时间,可是谁知道,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余惊鹊就被叫到万群办公室。

    进来办公室,万群说道“你想要闲是闲不住了。”

    “股长请吩咐,我可不想太过清闲。”余惊鹊笑着说道。

    “下午的时候,魏厅长叫科长和我去开了会。”万群开场说了开会的事情,这个余惊鹊倒没有听说。

    魏青松,魏厅长。

    余惊鹊还是在处理王若愚之事的时候见过一面,还有赵西京赵厅长,之后倒是很少见。

    “魏厅长有什么安排吗”余惊鹊问道。

    “城外有股绺子你知道吗”万群没有回答余惊鹊的问题,反而是问了一句。

    城外的绺子

    余惊鹊点头说道“知道啊,盘山鹰的人,早年人不多三三两两,后来听说人多枪也不少,四梁八柱都齐活了。”

    四梁八柱是绺子内部的一种组织名称,除了大当家的称做“大柜”之外,也就是余惊鹊口中的盘山鹰。

    其余的所谓四梁,分别是顶天梁、转角梁、迎门粱、狠心梁。

    八柱则是稽奇、挂线、懂局、传号、总催、水相、马号、帐房的总称。

    不要小看四梁八柱,不是什么绺子都能有的,规模不大,你从什么地方来的四梁八柱。

    盘山鹰手下有这些人,就证明势力不小,在城外多少年了,余惊鹊小时候就听过。

    余默笙那个时候做生意,就怕走盘山鹰的道,被劫不是一次两次,那个时候余惊鹊还记得,每一次货物丢失,余默笙就在家里扯着嗓子骂盘山鹰瘪犊子。

    后来日本人进来,盘山鹰还是干自己劫道的买卖,和日本人进水不犯河水。

    日本人最开始是打算弄了盘山鹰这伙人,后来发现太麻烦,你追盘山鹰就跑,外面的山人家熟悉,你去什么地方追人家

    后来也就不了了之,现在万群突然提起来这件事情,让余惊鹊奇怪。

    “就是盘山鹰,上面准备对付盘山鹰。”万群说道。

    “股长,这对付盘山鹰,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日本人当年都没有对付得了,我们能行”

    “而且这不是应该宪兵队去吗,我们警察厅什么时候开始管这些东西了”余惊鹊有点郁闷,这不是他们警察厅负责的范围啊。

    万群瞪了一眼说道“日本人是闲麻烦,而且不将盘山鹰放在眼里,不然十个盘山鹰都被灭了。”

    这话要这么说也对,日本人要是真的来硬的,盘山鹰确实不够看。

    “怎么突然想起来对付盘山鹰呢”余惊鹊觉得这几年,盘山鹰和满洲政府还有日本人井水不犯河水,劫道劫的都是余默笙这种生意人。

    这些生意人倒是在警察厅投诉了很多次,每一次警察厅都是打太极,推过来推过去的,没有打算真的管,怎么魏青松还专门因为这件事情开会。

    万群将报纸扔过来说道“看看。”

    余惊鹊低头看了一眼,奉天的报纸。

    “日本商人被抢了”

    “日本洋行的物资和钱也被抢了”

    “银行的押款车都没放过”

    余惊鹊觉得奉天这群绺子,有点能耐啊,敢对日本人的东西下手了。

    而且还不是小数目。

    “日本人大怒,这伙绺子被追的到处跑,大当家都被杀了。”万群说道。

    “不会跑我们这边来了吧”余惊鹊问道。

    “还真是。”万群点头说道。

    “不过那些都是小喽啰,大当家死了,他们成不了气候。可是奉天的事情一出,日本人不满意了,说是警察厅剿匪不利。”万群自己说着话都想要笑,什么叫剿匪不利,他们根据没有剿过匪好不好。

    s回答一下上一章本章说的问题,特务科的性质注定了你不能讨论太多工作,这个很好理解吧。

    如果你家里人没问题,你告诉他们特务科的事情,就是害他们。如果你家里人有问题,你告诉他们特务科的事情,就会让他们起疑心,正反都不太好。

    至于说的不经意间透露

    你要做的是守口如瓶,这是你的工作性质,你要符合你的身份。

    再换一个角度,这种事情,秦晋需要知道吗

    她是需要的,不然秦晋会认为余惊鹊有情报不汇报,秦晋可不知道余惊鹊直接就通知到了最根本的人,所以汇报给秦晋更加安全,也能减少麻烦。

    大家讨论英雄很开心,证明大家都看了,而且会去帮英雄指出一些问题,解决了这些问题,英雄会写的更好,谢谢大家支持。

    感谢每一个评论和本章说的人,每个人想法都不太一样,希望可以照顾到每一个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