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假扮军统

作品:《惊雷

    蹲在土坡之下,余惊鹊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开始等待起来。

    这里江面最窄,徐莱离开必然会选择这里,人之常情。

    等待了大概十分钟,不见任何人过来,余惊鹊认为自己是不是来晚了,徐莱已经离开。

    望着漆黑的江面,余惊鹊心有不甘。

    他的速度已经足够快,按理来说不可能晚,徐莱毕竟还要甩掉特务科的两个跟屁虫,时间上一定会被影响。

    就在余惊鹊担心之时,他听到了有声音临近。

    从藏身的地方,微微探出头去,看到一个身影,急急忙忙而来。

    来到江边,将自行车一扔,就朝着江面跑去。

    骑自行车过来,和余惊鹊一样。

    步行太慢,坐车又担心被更多人知道,不如自己骑自行车好一点。

    但是江面是冰,自行车完全不能用,所以要弃车开跑。

    看身影是徐莱,余惊鹊心里暗喜,终于等到徐莱。

    可是看他现在匆忙的身影,余惊鹊知道他屁股后面,一定有人再追。

    徐莱急忙跑上江面,有些紧张,脚下一滑还摔了一跤。

    只是立马就爬起来,继续跑,他可不想被屁股后面的人追到。

    徐莱根本就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提前一步,在这里等着自己。

    怎么办

    余惊鹊心里问自己。

    杀徐莱,现在冲上去是有机会的,只是特务科的人马上就到,看到余惊鹊怎么办

    将特务科的人一起杀了

    难度很大,不好完成。

    怎么才能杀了徐莱,从特务科等人的眼皮子底下跑掉,才是关键。

    冰层之下

    衣服脱光,将徐莱杀掉,进入冰层之下游出去,之后打破冰层出来

    余惊鹊心里想到这个办法。

    可是立马又被推翻。

    这个办法的难度太大,首先你在冰层之下要游多远

    游的近了,特务科警员同样能看到你从水里出来,游的远了,你自己弄不好要死在冰层底下。

    徐莱已经跑出去,余惊鹊必须要追上去,背后特务科的人也在逼近,他的选择不多。

    慢慢从黑暗中摸出去,余惊鹊打算先杀人,不然机会都会被错过。

    徐莱完全没有意识到,这里居然会有人。

    他知道有特务科的人在跟踪保护自己,不过他有能力甩掉他们,现在成功甩掉。

    只要他过江,离开冰城,就不用怕被特务科的人找到。

    现在徐莱是一门心思的跑,速度就是一切。

    余惊鹊握着枪走出去,想了想将枪收起来。

    万群说日本人有办法通过撞针位置,膛线划痕来判断射击枪械,让余惊鹊不得不小心起来。

    咬了咬牙,余惊鹊开始脱衣服。

    不疯魔,不成活。

    鞋子同样脱掉,将衣服藏在土坡之下,用干草覆盖起来。

    穿着裤头的余惊鹊,光溜溜的跑了出去。

    冷吗

    那必然很冷,当时被万群逼着下江的往事,皆在心头。

    却也没有办法,任务不完成,后果不堪设想。

    跟着徐莱,上了冰面。

    光脚踩在冰面上,冷的刺骨,余惊鹊加快脚步。

    徐莱跑出去一段距离,他时不时的还会回头去看,看特务科的人有没有追上来。

    却没有看到余惊鹊,余惊鹊从侧面过来,他同样担心会被徐莱看到。

    余惊鹊跑的很快,快要接近徐莱,他要慢慢靠过去。

    他不知道徐莱有没有枪,心里默认有枪。

    “谁”徐莱突然抬手大喊。

    他听到了有动静,抬手的动作,证明他手里有枪。

    慢慢的,余惊鹊从黑暗中走出来,不穿衣服的样子,让徐莱都吓了一跳。

    “别开枪。”

    “你现在开枪,特务科的人,立马就会赶来。”余惊鹊急忙说道。

    你让徐莱不开枪,他不会听你的,你必须要告诉他,开枪的后果对他不利,他才会考虑这件事情。

    果然,徐莱没有立马开枪,徐莱知道自己屁股后面有人。

    枪声会传出去很远,特务科的人追过来,他就算是过了江,怕也要继续逃跑,没有隐藏的时间。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徐莱问道。

    “我来救你。”余惊鹊慢慢走过去。

    “站着不要动。”徐莱大吼。

    说句实话,徐莱根本不关心余惊鹊是谁,不在乎余惊鹊在这里干什么。

    如果不是枪声会引来特务科的人,徐莱抬手一瞬间,就会杀死余惊鹊,继续跑路。

    时间是一切,他现在赶时间,余惊鹊的出现影响了他,他恨不得将余惊鹊挫骨扬灰。

    “好我不动,但是你要相信我的话,你跑不掉的,特务科的人不会放过你,中共地下党同样不会放过你。”余惊鹊冷的牙齿打颤说道。

    “你怎么知道”徐莱吃惊,面前的人是谁,为什么这些都知道。

    余惊鹊吸了吸鼻子说道“我是能救你的人。”

    “我耐心有限,你不要逼我。”徐莱用手里的枪,指了指余惊鹊。

    “实话告诉你,我是军统的人,你们组织内部有我们的卧底,所以你的事情,我很清楚。”余惊鹊如今的话,当然是假话。

    可是徐莱,有些相信,敌中有我,我中有敌,这种例子数不胜数。

    “军统”徐莱问道。

    “对。”余惊鹊脸上的笑容,带着自信和骄傲,好像是军统的人,充满了得意一样。

    “为什么找我”徐莱问道。

    余惊鹊说道“我们欣赏你”

    “你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徐莱对余惊鹊说道。

    “好吧,坦白讲,你有价值。”余惊鹊说道。

    这句话,徐莱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价值,军统的人怎么可能对自己有兴趣。

    “我有什么价值,我已经暴露,特务科还要抓捕我。”徐莱说道。

    “你一定还知道一些事情不是吗”余惊鹊的话,徐莱没有反驳,看来他确实知道一些东西。

    徐莱反问道“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余惊鹊原地转了一圈说道“表达我的诚意,我没有武器,对你没有恶意,希望你可以和我们合作。”

    “你给我们想要的,我们给你保护,作为交换。”

    “特务科一样可以保护。”徐莱觉得余惊鹊的诚意不够。

    “一个是汉奸,一个是英雄,你不会选择做汉奸吧”

    “再者说,特务科的行事风格,你应该比我清楚。”余惊鹊心里着急的要死,却要保持冷静。

    徐莱同样着急,余惊鹊的出现,打乱了他的时间。

    “你们军统的行事风格,也不比特务科好到什么地方去。”徐莱说道。

    “但是我们是军统,不是汉奸,不是吗”余惊鹊慢慢向前了一步,这一次徐莱没有出言呵斥。

    s感谢触摸你的心跳丶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