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过路道人

作品:《钧天道祖

    这要懂得堪舆之术,望得地脉所经过,点放雷火,打草惊蛇,此谓之驱山赶龙。

    幸好这是一条小灵脉,布置起来就不难。

    随着几声炮响,大地震动,忽然之间,灵池之处,像是喷泉一般的喷涌而出。

    “成了!”

    王真灵露出喜悦之色来!

    收取这等灵水并不是什么东西都行的,起码金铁之物是绝对不能用的。

    最好用的便是玉器,只是玉器难得,尤其是大型玉器了。

    好在王真灵早有准备,准备了几个大的黄皮葫芦。

    这葫芦属于草木之物,又用了外用雷火篇之中记载的药方处理过,短时间之中,却是可以装载灵水的。

    因此,王真灵很快的将灵水装入一个长老晒干,经过特殊处理的黄皮葫芦之中。

    看起来一个葫芦似乎不过只能装十多斤的模样,然而还没有等着装满灵水,却已经就沉甸甸的,起码有着上百斤的重量。

    此时,一个葫芦之中,也就不过装了三分之一而已。

    若是将葫芦全部装满,怕是都要有着三五百斤的重量。

    若非是王真灵修行有成的话,那么这黄皮葫芦怕是拿不动。

    “想不到就算是用了这赶山雷的法子,也才收集到了这点灵水,怕是不够我一次穿越所用”

    王真灵微微有些遗憾,却也知道,这黑水潭灵脉,虽然是小型灵脉之中的佼佼者。

    但是恐怕榨干这么一个灵脉,也不可能积攒出太多的灵水的。

    此时,这黑水潭灵脉就已经被损伤,已经掉级,数十年内很难恢复。

    如果再勉强榨取一些灵气的话,怕是这灵脉就要彻底玩完。

    如此一来,这附近草木生灵都要绝迹,附近变成荒漠,到时候王真灵就要承受煞气了。

    这绝不只是所谓的因果报应那么简单,而是众生灭亡之时的怨气,以及天地之间失声的煞气。

    积攒的多了,对于修行者来说,最是危险不过!

    所以,王真灵虽然对于这条灵脉的需求并不太大,然而却也不至于做那涸泽而渔的事情。

    “算了,想办法再弄几条灵脉,每条灵脉抽取一部分的力量,估计差不多也能凑够这一葫芦!”

    想到此处,王真灵终于放下纠结。

    然而他刚刚准备打算下山,却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叹道:“好灵脉,好灵水”

    王真灵愕然望过去,却是自己太过专注,居然都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居然有着一位腰间带着藤蔓腰带的道人,出现在了这座山坡上,一脸贪婪的看着他手中葫芦。

    王真灵当然知道,一处灵脉道场对于修行者的诱惑力之大了!

    而这就算是三分之一葫芦的灵水,对于任何散修来说,都有着绝大的吸引力。

    如果王真灵不是有着官府气运可以修行的话,对于这等灵脉不会放过。

    然而,让王真灵气恼的是,这道人看不出这里已经是有主之物了么?

    还是根本就不将自己放在眼中?

    王真灵当然明白,此时这洞府新成,无遮无拦,没有防护,引起其他人的贪婪也不足为怪。

    元神一动,却已经遁出道场,冷声喝道:“尔这道人从何而来?不知道这里是有主之物么?”

    那道人顿时一愣,显然并不是专门来找王真灵麻烦的,并不清楚这里生过什么事情。

    彷佛只是路过,只是刚好看到此地的情形,一时见利起意!

    然而再见到王真灵的元神的时候,顿时就变得郑重了起来。

    元神出窍,如果没有宝物护神的话,那就是真正的出窍境的高手。

    而此刻,王真灵是用着官印的力量加持元神。

    百石之吏的气运不过白色,然而官职力量加持在元神身上,却也彷佛穿上了一层白色的淡淡光芒所形成的铠甲,将王真灵还没有彻底坚固凝聚的元神护持在了其中。

    顿时让那道人怀疑王真灵已经达到了神藏以上的境界!

    能够修炼至此的修行者,定然是一位有名有姓的修行高手。

    当然,只是这藤蔓道人并不知道,这并不是王真灵真正的本事,而是借助了县尉从事官印的力量,方才有着这种能耐。

    这藤蔓道人只是以为王真灵是真正大高手,自然不敢放肆,肃容说道:“原来是道友在此修行,贫道失礼了。贫道原本只是在此路过,不知道此事,还请恕罪!”

    “哦?这也不算什么,这灵脉是我刚刚拿下来的,凝聚道场不久,我还以为有什么不开眼的人打算前来抢夺!”

    王真灵淡淡的说道。

    灵脉汇聚,开辟道场,都是大事。

    王真灵当然不可能将那些县卒都留在这附近碍事。

    所以,那些县卒夜间都休息在那乡亭之中。

    此时,也就只有王真灵一个人在这山坡之中。

    那道人只是过路,还真把王真灵当成了普通练气士,看着王真灵本事高强,不免语气就热切了起来,拉拢王真灵的意思溢于言表。

    王真灵也是有意探听一些关于修行者的情报,如此一来,两人说话,未免就投机起来。

    只是和这位道人谈了两句,王真灵的脸色虽然没有变化,但是心中却是大声咆哮了起来:“这尼玛又是一个穿越者!”

    穿越者怎么会这么多?难道这人也是钧天观的弟子么?怎么看起来感觉不像!

    却是王真灵此时的元神是官气加持,若是这方世界的修行者练气士,只要有些见识的,都能够认出来。

    而这个道人却是懵然不知!

    这也还罢了,关键是这道人的语气习惯,作风等等地方,在细节之处处处都露出一种违和之处。

    不小心说话,或者动作之间,更是偶尔会露出另外世界的痕迹

    当初真云子是刚刚穿越过来,就被王真灵一眼看到,认出身份。

    而这位穿越者应当却是早就穿越过来了,只是时间应该还不算太长,以至于不时的露出一些破绽来。

    当然了,这些破绽也就是王真灵这种同为穿越众的成员,才能清楚的感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