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毁尸灭迹

作品:《钧天道祖

    接着,王真灵拿出一根黑色的柱香来,点燃之后,一股腥臭之极,彷佛许多死鱼放在一起腐烂的味道就传了出来,让人嗅到一丝,几乎就忍不住呕吐起来。

    幸好王真灵早有准备,鼻孔之中已经插入了两颗药丸,却是防止这等气味。

    王真灵把那疑似成天道大天君亲笔信放在了这恶臭的柱香上慢慢熏烤着,过不得多时,就见着原本鲜艳的印记开始一点点的变淡了起来。

    “果然有效”

    这本就是一种破法手段,神灵贵清贵净,最怕的就是污秽之物。

    越是正神,越是如此。

    所以,一般看到什么扶箕请神之类的东西,请来的都是邪神鬼魅,不会是正神。

    因为人身污秽,正神又怎么可能降临在血肉人身之上?

    破法也是如此,道人施法,往往都是沟通神灵而借其力量施展。

    所以,这等神力,很多时候,也都可以用污秽污染破除。

    就比如此刻,随着王真灵用着恶香熏了不多久,但听一声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传了开来,隐约听到一声愤怒咆哮,却是越来越远,消失不见。

    这信封上面所盖的印章,却是慢慢淡化,彻底消失。

    “果然是成天道大天君的亲笔信”

    王真灵喃喃自语,这封信写的语焉不详,没有抬头,也没有落款。

    只是上面写着,他成天道已经独立门户,和钧天观再无关系。

    不过因为几分香火情面,却是准备将一玉壶灵水给钧天观,算是了解当年的交情云云。

    “莫非成天道的大天君本身就出自钧天观,不过来到这方世界之后就独立门户了?

    现在知道钧天观混不下去了,穿越来这方世界,所以送上这一玉壶灵气?”

    “这方世界水深啊!”王真灵喃喃自语。

    只是,那信中所提到的一玉壶灵水,却又在何处?

    此时门外传来几声狼嚎,却是王真灵所撒的药物,很快引来了两只野狼,对着麻衣使者的尸体就咬噬撕扯了起来,很快就把麻衣使者的尸体咬的血肉淋漓。

    然而悄无声息的,却又是一只猎豹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逼近过来。

    两只野狼见了,呜呜叫着威胁。

    见威胁不住,立刻撕扯了两大口肉,转身就没入山林之中。

    这轮到猎豹上前,开始啃咬尸体起来。

    然而,很快又引来了其他野兽!

    王真灵这药物,足以把周围方圆数十里的野兽都给吸引过来。

    只是,坐在已经破掉了一面墙壁的草庐之中的王真灵,却根本不理会外面所生的事情。

    “幸亏胡公上次送我的几种药,都颇为有用啊!否则,这次想要毁尸灭迹,也不是容易事情”

    正想着,此时,屋子外面已经乱套了,好几头猛兽正在抢食,已经将麻衣使者的尸体扯得七零八落,啃咬的差不多了。

    一头没有吃饱,却见血之后野性大的猛虎,就要闯入王真灵的屋子之中。

    然而刚刚靠得近来,忽然之间连打几个喷嚏,见鬼一样的转身就逃。

    却是这屋子之中,依旧是那般腥臭怪味弥漫。

    这等味道,猛烈的就算是老虎都受不了。

    逃到远处,却已经是鼻涕眼泪流得满面了,一脸生无可恋,停也不停,就已经窜入森林之中,寻找水源去了。

    就是因为有着这等恶香,王真灵才不害怕外面那些猛兽。

    否则,他又不是傻?

    将书信看过,王真灵默坐片刻,来到厨房之中,生火将三节杖和各种杂物一起都给烧了。

    那三节杖是有法力之物,属于法器,即使放入火塘,居然也烧不化。

    不过王真灵也没有丝毫意外,却是将那剩下的柱香一起抛入进火塘之中,不消片刻,原本怎么烧,也烧不烂的九节杖迅被点燃,被火焰一点点的给吞噬。

    到了这个时候,王真灵才放心。

    此时麻衣使者,连同他身上的碍眼之物,都已经被毁尸灭迹了。

    此时麻衣使者的尸体已经啃的精光,剩下的骨头和血迹,而那些野兽却是在没有食物之后,徘徊一阵,就已经离开。

    王真灵再撒了一点药粉到这些血迹骨头之上,不片刻就有着黑压压的大群蚂蚁而来。

    它们将毁灭最后的痕迹,连点血迹都不会留下。

    然后王真灵自己动手,将茅庐破损的墙壁修好,所有打斗的痕迹全部都被遮掩了。

    如此,初步解决了痕迹,这才让王真灵松了一口气。

    然而,也就在他刚刚把屋子修好不久,正是刚到黄昏时分,就从窗口就见到山下有着动静,人影幢幢,马蹄声响。

    就有着两个骑士,带着一队县卒上得山来。

    仔细一看,还是熟人,居然是上次见过的,那位陈县尉的属下。

    那一队人马在附近转了两圈,似乎在寻找什么,见到王真灵,直接问起:“王先生,今天可有什么人前来?咦,你这墙壁怎么破了,似乎刚修过的”

    却是刚刚修好的墙壁,和旁边的旧墙壁颜色相差颇大,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

    王真灵也不慌张,苦笑道:“昨日来了头猛虎,试图闯入我这茅屋之中,虽然被我用弓箭赶跑了,却也把我屋子弄坏!”

    “猛虎?”

    那骑士将信将疑,却是在空气之中嗅了几口,接着点头:“不错,还真有猛虎的味道,好像还有野猪,野狼”

    王真灵目瞪口呆,这鼻子真灵了,这都嗅的出来?

    却道:“正是,昨天也不知道那些猛兽怎么了,都往我这山上闯来。幸好没有闯入我家,否则我现在都成骨头了!”

    那骑士微微点头,就在附近探查,很快现各种痕迹,证明王真灵所说。

    这一切看得他暗自心惊,叹为观止。

    幸好最后他引来了大群野兽,将现场破坏了,否则根本瞒不住这等人物!

    “果然有大批野兽来过,王先生本事当真不错,不过山中危险,最近不甚太平,还是早点回家好!”

    这骑士告诫一声,对着王真灵拱拱手,就带着手下旋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