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喂不饱你

作品:《金庸武侠群芳谱

    第053章  喂不饱你

    第053章喂不饱你

    云中岳慵懒的抱住软绵无力的葛光佩,微笑的道:“老婆,好歹你也让为夫施展一下所长嘛。”

    凌雪臻伸出玉指,狠狠的拧了云中岳一把,道:“不管你了。”说着,还真作气鼓鼓的样子离开了。

    云中岳抱起葛光佩要追去,葛光佩却坚持要先把衣服穿上。等他们把衣服穿好的时候,凌雪臻早不见踪影了。

    “咿!去哪里了?”云中岳惊疑的问道。

    葛光佩微微的道:“如果不要在这山顶之上,就是到无量山中宫去了。”

    云中岳道:“你带我去。”

    正说着,只见外边急匆匆的闯进一个无量剑派的女弟子,见到云中岳和葛光佩,喘着气道:“这位一定是云大侠了!”

    葛光佩一见,惊讶的问道:“梅儿,出什么事情了,惊惶失措的?”

    来人是辛双清座下嫡传弟子宁梅,只见她娇喘兰气,微微的道:“葛师姐,大事不好了。掌门要清理门户,清风院、金刚院的长老和弟子不肯离开,并联合其他被赶的长老和弟子一起造反,现在正在围攻掌门和玉婉院的弟子。”

    “这可怎么办?”葛光佩心里一阵焦急。

    云中岳微微的道:“没有什么怎么办?打架我最擅长,带路。”

    宁梅似有领会的走在前面,云中岳跟着步出小木屋就直往无量剑派大堂而去!

    刚到大堂,只见近两百名无量剑派的男弟子和被赶的女弟子正围攻着以辛双清为首的几十名美丽的女弟子。

    原来辛双清按照云中岳的吩咐去清理门户,合乎标准的人不过区区七十来人,而且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金刚院的男弟子,他们本来在派中就没有什么地位,平日承受着很多的怨气。而那些因为年龄大和长得相对平庸一点的弟子,心里也是非常不平衡。加上无量剑派的长老都是四旬以上,辛双清的驱逐令一下,当即给了那些平日心存造反念头的人一个借口,而蔡梅和陈灞就是其中带头者。

    蔡梅是清风院的长老,年近五十,是无量剑派资格最老的长老之一。她领导下的清风院也是弟子最多,实力仅次玉婉院的无量剑派分部;她对掌门之位其实心存已久,作为辛双清的师姐,当初辛双清接任掌门之时,她就一直怀恨在心。只是鉴于辛双清武功在她之上,加之深的其他弟子拥护,她只能忍气吞声了十年。当是这十年的时间里,她一直在暗中培育自己的帮众,随着清风院实力的不断增强,她此刻更是信心十足。何况还有金刚院的长老陈灞的支持,辛双清此刻完全落入了下风。

    辛双清和她手下的亲嫡弟子,被团团包围在大堂中间,两旁还有很多受伤倒地的弟子。

    刀光剑影,刺杀连横。

    无量剑派的大堂之上,上演着激烈悲惨的杀戮。

    云中岳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可以酿成一场灾难。看来自己的每一个想法要付之行动,都要经过血的洗礼,才能达到成功。

    这血非但没有让云中岳感觉到退缩之意,反而激起了他雄雄的野心。

    胜者为王,难道这不是书写传奇和创造历史的最佳条件吗?

    “辛双清,你投降吧!”蔡梅大喝的道。

    辛双清一边举剑,一边娇喝:“休想,算我看走了眼,原来你一直就想着谋篡掌门之位。”

    蔡梅恨声的道:“你觉得自己作掌门合适吗?别的不说,三个月后的东西宫比试,就凭你的伸手和教出的徒弟,定会把无量剑派拱手让给东宫。”

    辛双清道:“不管如何,这都不能成为你篡位的借口。”

    蔡梅道:“找死!”说着,只见她手中剑光大盛,直扑辛双清而来。

    剑光闪动,辛双清还在革挡一旁陈灞刺来的剑招,此刻蔡梅飞身而来,她实在是分身乏术,眼看剑就要刺到自己的胸膛,一旁的无量剑派弟子都惊呼起来:“掌门,小心!”

    云中岳恰好赶到,见到此景,冷笑一声。

    “借剑一用!”云中岳说着,也没等宁梅反应过来,只听“铿”的一声脆响,长剑如银龙舞天,破空而起。

    云中岳乘势一握,从长剑在手,只见他手腕一抖,竟将长剑拄在地上,也没见他如何作势,只见长剑落地之处,起了一阵波动,从他身前三尺开始,每一块嵌在土地里的青石地砖板块全都翻飞而起,像是被无数只无形的手挖了起来,然后向蔡梅和围攻辛双清的人飞去。

    这种诡异的情形,让一旁的葛光佩和宁梅看的目瞪口,她们听说过武功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可以隔空取物,和凌空剑气攻击。可是现场亲自目睹,还是让她们感觉到一阵不可思议起来。

    大堂上所铺设的长方形青石砖板,每块约长两尺、宽一尺,一排平铺五块,每一块大约有十五、六斤重,这回陡然之间翻飞而起,带着泥沙飞腾射出,在灯光的照射下,映着闪烁不定的光芒,自然会给人一种诡谲怪异的感受。

    围攻的蔡梅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见巨石翻飞而来,只有纷纷躲避,躲避不及的,就被巨石砸伤压死,令人称奇的是,辛双清和她的弟子,竟然无一受伤。在这么狭窄和亲密接触的战斗中,居然可以做到这样的伤人及救人,简直就是使了仙法一样。

    这种使人惊凛的异象,不仅辛双清看了觉得吃惊,蔡梅和陈灞更是觉得怪诞离奇。

    “你你是谁?”蔡梅有点颤声的问道。

    云中岳这才踏步而上,冷声的道:“我劝你们乖乖的离开,从此不要再踏进无量山一步,否则就是死了,也不知道是为何!”

    “你吓唬谁!!”陈灞仗着自己这边人势众多,第一个站出来嚣张的道。

    “嚓!”的一声,陈灞的话刚刚说完,现场所有的人当下就听到了这么一声脆响。

    武功高强一点的,还可以看到一道银白的光明,由云中岳手中的长剑划出。

    但破体的寒冷和刺骨,却是现场每一个人都可以感受得到的。

    剑气。

    杀气。

    “啊!”陈灞惨嘶一声,手中长剑脱手飞前三丈有余,一股鲜血从他脖子处狂冲出来,飞溅当空。而那颗头颅却在半空中飞旋,身体轰然倒下向后的一瞬,头颅也重重的跌落在他身体的一旁。

    还没有人看清云中岳如何出剑,陈灞便当场身亡!所有的人心里都充满了胆颤和恐慌,没有人不被眼前的情形说震慑。如果说刚才翻飞的巨石只是一种壮观花俏的显示,那么现在陈灞的死,就是血淋淋的警示。

    “还有谁不服?”云中岳冷冷的问道。

    “我!”

    “嚓!”的又是一声。

    这一次,现场所有的人连云中岳手动的姿势都没有看见。没有剑光,没有破体的寒气。可是却有鲜血狂喷,头颅凌空,身体倒地。

    这一次,倒下的人是蔡梅。

    云中岳没有丝毫的手软,他也曾想过是否可以手下留情,可是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于是,他对待那些不服自己的人,就像寒风吹落叶一般,风卷残云。

    “如果不想死的,马上给你滚!”云中岳冷冷的道。

    滚,飞快的滚,就恨父母少生了两条腿。所有围攻辛双清的无量剑派弟子,就像一窝蜂般,以最快的速度飞离无量大堂。

    不到十秒,整个大堂的叛逆弟子,一个不剩。

    “诸位弟子,他就是我们无量剑派的新任掌门,云中岳。恭迎杨掌门即位!”辛双清回醒过来,当即对着其他弟子朗声的宣布道。

    “恭迎杨掌门即位!!”其余无量剑派弟子当即跟随辛双清跪下对云中岳作叩拜大礼。

    云中岳就用这样的方式,完成了他对无量剑派的征服。

    “我不是什么无量剑派的新任掌门!”云中岳淡淡的道。

    “少侠!”辛双清一惊,急忙的叫道。

    云中岳道:“叫我作爷!”

    “爷!”辛双清顿时脸颊一红,在众多弟子面前,她倍感难堪,可是还是顺从了云中岳叫出了一声。

    云中岳非常满意辛双清的顺从,微笑的点点头,道:“这才是乖宝贝。”

    无量剑派的众多女弟子看着云中岳和掌门辛双清,感觉不知所措,可是他们暧昧的目光中,她们还是明白了几分。

    紧接着,云中岳的话,让她们彻底的明白,也陷入了一阵恐慌之中。

    “我不是什么新任无量剑派掌门,也不会去做这样的掌门。你们喜欢,可以继续叫辛双清做掌门。而我,是这里的主人,你们的大爷。从今天起,无量宫改名快活宫。你们的掌门已经是我的妾氏,你们也都是我的女人,我的命令,就是你们的圣旨!”云中岳一字一字的宣布道。

    “啊!?”众多美丽的无量剑派女弟子都惊讶了起来。特别是云中岳说到“你们也都是我的女人”之时,所有的人都惊愕了。

    辛双清想站出来为云中岳说几句,可是又不知道如何说好。

    云中岳却继续着他的强横和霸气,道:“同意做我云中岳女人和留在快活宫的,请到我右手边来。不愿意的人,站立原地。”

    话音掷地有声,让人觉得发耳溃聋!

    一阵沉寂和相互观望之后,辛双清第一个站到了云中岳的右手边,葛光佩是第二个。宁梅犹豫了一下,第三个站了过去。

    无量剑派很多弟子都是孤儿,自小就被收养在山上,对她们而言,无量山就是她们的家。辛双清就是她们的师父和母亲,当辛双清都已经作出了选择,她们自然也跟随一起。

    无量剑派的弟子觉得辛双清都可以放下自尊跟云中岳在一起,作为徒弟和弟子的她们,又有何不可。当人的心里有了对比度,很快就能说服自己,随后就是盲目的从众。

    大厅之内,一共七十六个弟子,走到云中岳右手边的人,一共七十五个。

    只有一个人,矗立原地不动。

    云中岳细细的打量眼前这个矗立不动的无量剑派弟子,见她细细的柳叶眉,水汪汪的大眼睛,秀挺的瑶鼻,配上那不大不小的嘴,以及那种香美的气质。高耸欲裂衣而出的,英气中透着逼人的灵秀!!

    好美的人儿,尽管留下的无量剑派弟子都是美人,但是她在这堆美色中,依然出类拔萃。如果另外的七十五人上品,那么眼前这个站立不动的美女就是上上品。

    云中岳盯着眼前这个少女,冷冷的道:“你不愿意做我的女人?”

    辛双清显得很焦急,对云中岳道:“爷,让贱妾去说服一下”

    “掌门,不需你费心!”那少女傲然而立,道:“我唐潇是不会屈服任何人的威之下的。”

    云中岳笑了,道:“你觉得我是在强迫你们?”

    唐潇倔傲不逊道:“难道不是?看看眼前这个尸首”

    “淑宜,休得胡说!”辛双清大声的喝斥道:“蔡梅他们以下犯上,是罪有应得!”

    唐潇冷冷的问道:“我只想知道,如我不从,是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云中岳点点头的道:“我的确这样想过”

    辛双清急道:“爷,千万不可!”

    云中岳怒道:“为什么?”

    辛双清颤声道:“因为她父亲是白云山庄庄主唐中元,是云贵有名的大侠。”

    原来唐潇出身云贵武林名望大族,父亲唐中元早年闯荡江湖,有着“白云大侠”的称号,据说他的白云剑,可以做到一剑十三招,犀利无比。而他的夫人乃是有名的峨嵋玉女凌霄,是武林有名的侠女,不但艳冠四方,更深得峨嵋真传。当年“白云一剑,玉女合璧!”在武林被传为佳话。唐潇作为他们仅有的儿女,原本自己调教即可,可是唐中元害怕妻子对女儿过于溺爱,于是把唐潇送上了百里之外的无量剑派。为此唐中元还跟妻子吵了一架,凌霄坚持让女人走自己的道路,上峨嵋修炼。唐中元极力反对,原因很简单,峨嵋距离云南实在太远,一旦把女儿送到峨嵋,几年都不能见上女儿一面。无量剑派就不一样,如此距离,一日可快马来回几趟,过年过节都可以聚聚天伦。最后凌霄只得同意夫君的做法,把女儿送上了无量剑派。

    唐潇出身大户,自然跟其他无父无母的无量剑派弟子不一样,此刻她对杨景天傲然不屑也在正常之列。

    云中岳冷笑的道:“原本我还打算把她放了,可是你这么一说,我反而要改变主意了。”

    “恶魔!难道本姑娘怕你不成!”唐潇大声的喝斥,瞬间拔出腰间长剑。

    云中岳微微一道:“怎么?你想跟我打架?”

    唐潇毫无畏惧的道:“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白云剑的厉害!看招。”

    “不要!”辛双清惊呼大叫,企图阻挡唐潇发招。

    可是白云剑已然飘起。

    剑影如白云轻飘,剑光如影随动。

    人就像天仙一般飘舞。

    云中岳想起21世纪那些电影导演拍的武侠大片中美女飞舞的镜头,如果真要形容,就像“天外飞仙”一样的优美。

    女人舞剑,其实真的很好看。难怪杜甫看了公孙大娘的舞剑之后,可以写出不朽的篇章。

    果然是一舞剑气动四方!

    剑快,就像风吹过一般的迅疾。

    但在云中岳的眼里,就像小孩玩家家一样的缓慢。

    “当!”

    长剑落地。

    白云剑还没有刺到半途,云中岳就迫不及待的伸手将她打落。他不想表演得多潇洒,实在是不想为这些无谓的打斗浪费时间。

    唐潇还没有看清对方出招,只觉得手臂一麻,长剑顿时倒落,不由惊讶的愣在现场。

    云中岳摇摇头,厉声的道:“辛双清!无量剑派弟子以下犯上,谋刺掌门之夫,该当何罪?”

    辛双清微微的道:“其罪当诛,可是”

    “好!”云中岳道:“先把她给我押下去,随时等候发落!”

    辛双清一惊,却不敢违抗云中岳的命令,道:“属下遵命。”随即示意弟子把唐潇押走。

    云中岳微微的道:“派人打扫一下这里,然后派人去找回少夫人。”

    辛双清一愣,道:“少夫人?!”

    云中岳道:“光佩知道,让她带你们去找。”

    “她们都去了,那你干什么去啊?”云中岳话刚落,只见凌雪臻幽幽的步出大堂,恨恨的盯着他看。

    云中岳笑了,笑的道:“我嘛!当然是洗干净身子在床上等你了。”说着,一阵哈哈大笑,现场所有的无量剑派弟子,都觉得脸上一阵火辣。

    随着云中岳的一阵大笑,无量剑派女弟子的生活也开始发生了完全的改变,原来那种宁静彻底的被打破了,随之而来的,将是一个未知的生命旅途。

    经过一天的休整,无量山终于有了无忧山庄的轮廓。在凌雪臻和云中岳的指点下,辛双清她们在山下设下了奇门遁甲阵,与外界建立了一层屏障。这也减去了无量剑派弟子在山下守卫的辛劳。

    云中岳和凌雪臻异常喜欢无量山顶那一潭清水,决定把旁边的小屋建成庞大的宫殿。

    “我要在这里建立一座快乐的行宫!”

    潭水是由高山绝顶垂直冲击而下的瀑布汇流而成,飞流直下的水柱碰击在岩石上,激荡起无数雪白的浪花。在无数浪花的飞溅中,隐约有一个影子正承受着瀑布的冲击。如果你仔细观看,瀑布水濂里会冒出一个英俊的脸在瀑布下的人正是云中岳,只听他正在大吼着。

    这时从水潭小木屋走出一个惊艳绝世的清丽美女,白晰的、美艳成熟的气息,慧黠的双眼闪动明亮与聪颍,绝色的面容与无以伦比的娇艳身材,是男人都为之倾倒和迷醉,这美丽仙女正是云中岳心中的神仙姐姐凌雪臻!

    “怎幺了,大呼小叫的!?”

    身着单薄白薄纱衣裙的凌雪臻,一边漫步,一边让轻柔的衣裙随着风和激起的水花一起飘荡。

    云中岳不经意回头看一眼仙子凌雪臻,见到凌雪臻姣好曼妙的身材,因自己荡出的水花湿透衣裳,隐隐约约若现出的,有如出水的白莲。

    水滴沿着凌雪臻清丽的脸庞滑下,露出了令人垂涎三尺的蜜桃,云中岳不禁一呆,瀑布水流哗然而下,凌雪臻调皮的哎呀一声,却不闪躲,任凭水流冲击着身子。

    据凌雪臻说,这是逍遥派最好的修炼之法,不但能锻炼人的筋骨和韧劲,更可以事半功倍的提升内劲,达到天人合一。

    水流的力量,马上完全湿透凌雪臻的白衫裙,乌黑长发湿淋淋贴着凌雪臻颈间、,湿透的衣裳更紧紧贴着凌雪臻的,整个可人的曲线毕现地站在云中岳面前。

    云中岳嘻嘻一笑,靠近凌雪臻微笑的道:“我要在这里建立快乐行宫,让你享受荣华富贵”

    “呸!”凌雪臻啐道:“是为了满足你无止的欲吧!”

    “你说对了!”云中岳说着,哈哈大笑,一把将凌雪臻抱起!

    “你!!”凌雪臻一惊,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云中岳健壮的胸膛抵着凌雪臻的,隔着薄薄湿透的衣裳,他依然感觉到凌雪臻的,正传来阵阵的火热。

    “坏家伙。你又想干什么?”凌雪臻用自己的鼻尖凑向云中岳的鼻尖轻轻触着,露出似笑非笑的慧黠笑容,嘴里却责怪娇嗔的道。

    “我昨晚夜宵吃得不是很多,所以早餐要加一些点心。”云中岳嘻嘻的说着,顺势将手由凌雪臻的腰际,游走向凌雪臻的大大。

    凌雪臻发出银铃般的轻笑,巧妙的避开后,说道:“不要乱来!”转身跑到云中岳的身后,两手臂环住云中岳的颈子,双手交叉在云中岳的胸膛,将紧紧压在云中岳的背脊,顽皮地在云中岳耳旁呵气,并轻轻吻了云中岳的脸。

    云中岳岂能让她掌控自己,当即转身将凌雪臻抱起,将凌雪臻的两支修长交叉在自己腰际,并坐在一旁的岩石上,使得凌雪臻那若隐若现丰美的大呈现在自己眼前。稍微抬头看着凌雪臻俏丽的面容说:“老婆,您今天想让为夫如何吃你!”

    “相公,您真讨厌啦!”凌雪臻娇羞恨声的道。

    云中岳心情舒服,没有了往日那种霸气,露出一张真诚的脸,说着:“老婆,为夫我可是真心真意的噢!”

    “那就奖赏你一个!”凌雪臻说着,缓缓的低下头,娇艳的红唇紧紧的贴住云中岳的唇,两个人的舌头互相舔舐,唾液互相交换着,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拥,持续火热的拥吻。

    接着,云中岳沿着凌雪臻俏丽的脸庞,舔吻到凌雪臻的雪白粉颈,云中岳的手由凌雪臻背后,伸进白莲花薄纱香裙之内,温柔地抚摸凌雪臻细致的美臀。

    凌雪臻觉得一阵阵快感冲击,配合着将修长的张开,沉浸在前戏的温柔中,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

    云中岳将她霓裳撕开,如白玉般丰润细致的大整个展现在空气之中面前。

    美神一对圣女峰更是高高耸立,宛如高山之巅白玉傲挺,在风中不时的轻轻摇摆。

    看着眼前清丽无暇的,云中岳忍不住一动,全力闯入凌雪臻温柔湿润的花瓣深处,并按下凌雪臻的头,以口相就,尽情的热吻、交欢。

    凌雪臻一边娇喘着享受的愉悦,一边断断续续的发出声声浪荡的娇喘。

    良久,冲击的力量到达最颠峰,凌雪臻觉得一阵强烈的快感冲达脑海。

    “啊不要停!快!快一点”不知何时,凌雪臻也变得无法自禁起来,她放荡的呻吟,久久的回荡在无量绝顶的山峦之中。

    云中岳紧紧地抱住凌雪臻身无片缕的娇躯,轻轻的抚摸着柔嫩、、丰臀,说道:“老婆,这顿早餐你吃得如何?”

    凌雪臻白眼瞪了他,娇嗔的啐道:“我知道你还没有吃饱,到大堂找你的小老婆们去,让她们喂饱你来。”

    云中岳一听,心中大喜的道:“我说老婆,天下女人中,没有比你更宽宏大量和深知我心的人了。如果我做皇帝呀,定要封您为皇后!嘻嘻!!现在我就先册封你为无忧山庄的庄主夫人!!好不好呀?”

    “好啦!我的皇帝老爷,你再不去,早餐都变晚餐了。”凌雪臻实在没有更多的力气来伺候无止境的云中岳,只得把他往其他的女人身上跑。

    情非得以,也是万般无奈,凌雪臻知道自己没有云中岳说的那样大公无私,只是她对于云中岳强盛的实在是无技可施,否则谁愿意把自己老公往其他女人身上推。与其跟自己的丈夫作对,还不如来一个顺水推舟,卖人情。让他能对自己铭记于心,日后他就是有再多的女人,也会对自己疼爱有佳。

    凌雪臻是这样想,也是这样付之行动的。

    “辛双清!把众弟子给我全部叫来,本少爷今天心情好,要挑人来做二少奶奶。”云中岳人没到无量大堂,声音却响彻了整个山庄。

    辛双清哪敢怠$$慢,一听到叫唤,连忙把无量剑派众弟子召集在大堂之上。

    云中岳坐在大堂最中间的太师椅,扫视着台阶下的每一个无量剑派弟子,突然他似乎有所发现的道:“你们给我逐一报数。”

    辛双清一愣,道:“逐一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