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8.拍碎墓碑

作品:《最强武神

    所谓的墓碑得道,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样的生灵并非是纯粹的尸族。但是自古以来,坟墓、墓碑等都和尸族有脱离不了的关系,墓碑得道,浑身也沾染的也是尸气,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墓碑得道的生灵自然也能够算作尸族。

    而类似的生灵在尸族内部也没有多少,毕竟一块墓碑想要得道,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古老的岁月才能够走到这一步。所以说,这样的生灵在尸族内部也是特殊的。

    有传说,这些能够得道的墓碑,很可能都是至尊帝境强者的大坟的墓碑,他们从诞生的时候就沾染了至尊帝境强者的气息,恐怖而强大,寂寞而无敌。

    就算是尸族内部的一些年轻强者都是对这样的生n巴,灵敬畏无比。

    “只来一人是不够看的,不管是坟砖得道还是墓碑得道,既然要出手的话,你们剩下的三人一起上吧。”叶重撇了撇嘴,神色冷漠的开口说道。

    这并非他在此刻张狂还是自满,而是他今日刻意要如此,他要创造出一场巨大的胜利,为人族竖立无敌的自信,同时也要打击尸族的自信心。

    哪怕他给人不稳重、太过自信、太过张狂的感觉,但是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他就是要有这样的大胜利,令得所有人都觉得,所谓的尸族不过如此而已,这样的话,在对抗尸族强者的时候,他们才会觉得对方不过如此而已。

    事实上,因为深知尸族强者的强大,简直是不可战胜的,未来不知道会有多么的黑暗,人族这面也需要一股气息,需要强大的自信。

    “杀”

    尸族这面,那墓碑得道的少年自尊此刻倒也没有继续停留,他有自己的自信和自尊,他眼眸之中寒光闪烁,杀机纰漏,一上来就直接出手了,向着叶重所在之处杀去。因为他的骄傲不容许他真的和人联手。

    而就算是如此,叶重也绝对不会手软,不会手下留情,他直接出手,一掌向着前方之处拍出。

    “嗤”

    那墓碑得道的尸族高手手臂粗大,覆盖着石甲,就这样撕裂了虚空一击探出,如同彗星撞向了地球一般。

    “当”

    叶重的手狠狠的落到了那粗大的手臂之上,刹那间就有金铁交鸣之声响起,同时在此刻电光火花四射,这个尸族的年轻强者不断的出手,双臂崩裂天地。

    “铛铛铛铛”

    只是很可惜,这些攻势都被叶重尽数挡住了,并且他向着前方之处出手的时候,不得不退宿,因为他若是动作慢了的话,很可能会反而被叶重占据了主动,被叶重所镇压。

    “咔嚓”

    又是一击,这墓碑得道的尸族强者左臂微微一颤,居然浮现一丝裂痕,一滴滴黑色的尸水涌出,腥臭难闻。

    墓碑得道的尸族少年至尊惊悚,神色瞬间难看无比,他的身躯何等的坚固,如同石人一般,但是居然被对方一巴掌拍得淌出了尸血,不得不承认,对方真的太过厉害了。

    “我不信!”

    墓碑得道的尸族少年至尊大吼,此刻他浑身爆发出光芒,尸气冲天而起,他直接展开了最为疯狂的攻势,催动专属于他们那一脉的尸族秘术,向着前方之处砸出。

    叶重冷漠,催动专属于自己的道和法,指掌之间浮现金色的光芒,狠狠的和对方对砰了一击。就听到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波动蔓延而出,显然,墓碑得到的尸族少年至尊,他所掌握的尸族秘术很恐怖,这一击居然令得叶重的手掌感觉到了一阵刺痛,若是换了一个人的话,他的手掌很可能就这样被废掉。

    强悍如他,肉身号称同代无敌,不灭金身、肉身成圣,但是此刻指掌之上也浮现了几道红印,血肉险些破开。

    “有点意思,杀!”

    叶重大喝,体内的气息瞬间变得无比的强盛了起来,他直接运转了专属于自己的道力,令得自己的肉身在瞬间强悍到了极致,他要以自己的道法彻底镇压眼前此僚。

    “咔嚓”

    他抓住了一个机会,一只手扯下了对方身上覆盖的一片石甲,直接掰断,令得这墓碑得到的尸族少年至尊浑身尸血淋漓。

    “铛铛铛”

    叶重得势不饶人,疯狂的向着前方之处杀出,不过是在片刻之间而已,他连续破开了对方身上的三块石甲,令得那墓碑得道的尸族少年至尊惊恐。若非它身上覆盖着石甲的话,恐怕此刻已经被叶重拍成石粉了。

    这墓碑得道的尸族少年至尊眼眸之中浮现忌惮之色,他已经动用了尸族的秘术,但是想不到还没有办法奈何叶重。

    下一瞬间,他身形变化,化为了一片黑色流淌着鲜血的墓碑,直接从高天之上砸落,向着叶重所在之处镇压了过去。

    这是他的本体,攻防都号称无敌,同阶之中难有几人能够击破,此刻他想要以此来对耗,籍此来和叶重大战。

    “铛铛铛”

    叶重催动了人皇印,一击击的向着前方之处拍出,落到了那巨大的墓碑之上,令得他墓碑不断的横飞而出。但是那墓碑真的很坚固,在一时半会儿之间居然没办法破开其防御。

    “哈哈哈尸族所谓的少年至尊,就是这样做缩头乌龟么?”人族这面,不少人都是大笑了起来,因为他们看出这块墓碑的防御力真的很强大,担心长久下去的话会出事。

    “你们懂什么?它本体就是墓碑,天生防御惊人,你们有本事就来破解,没本事就不要在此地废话!”尸族那面,有人厉声呵斥道。

    “杀”

    场中之处,叶重一声厉喝,此刻他强势出手,他这一次催动了海神的帝术,神秘的符文包裹在了自己的双手之上,此刻的他真的如同少年天帝一般了,强大而可怕。

    “当”

    这一次一击落下,那块墓碑剧烈的震动,浮现了一丝丝细密的裂痕在上面之处,似乎随时都会开始龟裂。

    “不好!”那墓碑得道的尸族少年至尊恐惧,因为他觉得自己恐怕会支撑不住了。

    “当”

    叶重接连出重手,一击击向着前方之处杀出,打得那块墓碑不断的震动,成片的裂痕不断的浮现,疯狂的蔓延而出。

    “咔嚓”

    最终,叶重直接出重手,就见到这块墓碑直接在半空之中炸裂,伴随着鲜血飞溅,结局在此刻已经注定了。

    尸族之中最为特殊的存在,墓碑得道的少年至尊,居然被叶重这样击杀了,化为了一片的黑色尸水和石块。

    “想不到一块石头得道,居然都比那些所谓的少年至尊难对付。”叶重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这句话他故意说得很大声,直接就令得对方那些尸族的少年至尊一个个瞬间变色。

    很快,半空之中的星空道棋再度闪烁,为叶重选择了第九个对手。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每个人都很关注,因为这将会是叶重最后的两个对手之一了。

    “是他!”

    许多人看向了这个年轻的尸族强者,神色都是变了变。因为,此人从一开始就很冷漠,没有刻意的开口说什么,同时他体表一直蔓延着混沌的气息在沉浮,到了这一刻,他似乎才让人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这是一个类人族的生灵,十分的年轻英俊,身材硕长,而在他的眉心之处多了一只竖眼,除此之外和人族没有任何的区别。

    他缓步的行出,神色平淡,似乎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而看到他走出,所有尸族少年至尊一个个的脸上都是浮现了真正的恭敬之色。很显然,眼前这一位看不出任何的尸气缭绕,他绝对是最为纯种的黄金尸族,多半比起刚才那位六壬还要强大,身份也要更高。

    叶重目光冰寒,神色奇异,因为这一位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曾经死后转化而成的尸族,而仿若天生为尸族一般。

    “你是传说中,投靠了尸族的生灵后人?天生为尸族?”叶重很好奇,缓缓开口道。

    “是又如何?我族为尸族之内的强族之一,我族之人天生为黄金尸族,一世比一世强大,这就够了。”这个年轻的男子很平静的开口。

    叶重皱眉,如同刚才那银角圣女所言,历代在万界之中真的有不少种族投靠了尸族,而后整个种族同化,至于他们的后代则为天生的尸族。这样的尸族强者比起尸体转化而成的尸族强者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绝对不是普通尸族,甚至普通的黄金尸族所能够对抗的。

    叶重缓缓摇头,对于这样的种族没有什么好说的,此刻他厉喝一声,站气冲天而起,震散了天地间的云朵,而后他如同一尊魔尊一般,疯狂的向着前方之处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