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征服傅采林

作品:《大唐群芳谱

    第五十三章 征服傅采林

    第五十三章征服傅采林

    此时傅采林吃惊的看着张君昊,嘴里还不住的嘀咕:“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大师请先落子”张君昊道。

    傅采林看着棋盘,想了一会,随着他的手指向棋盘,一个黑洞出现在棋盘上。

    张君昊看了一下,闭上了眼睛,慢慢的伸出手指,任其随着自然的空气波动而动,当在也感觉不到波动之时,一团亮光聚敛在棋盘上,傅采林看后顿觉此子浑然天成,毫无破绽,仿佛是天地的神来一笔,奥妙无穷却有无迹可寻。顿时恍然大悟,眼中精光毕露。

    张君昊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有到,便收起了棋盘。

    “我观大师的‘九玄大法’甚合自然之道,只是被大师人为的打破了这种自然。”

    “哦,此话怎讲?”傅采林马上询问道。

    “无论是九玄大法还是弈剑术其基本的行功法门就是自然二字,可是大师您仔细的想一想,既是自然之道,有何必非在这弈阁剑阁参棋悟剑呢,天地俱可为棋,万物皆可为剑,如此弈剑术才可趋于大成。如果做到这一点,九玄大法就不只是九层了,而是还有十层,十一层,您现在也就可以突破武学的瓶颈了”张君昊认真的说道。

    此时的傅采林立时茅塞顿开,大笑道:“哈哈君昊说的句句乃至理名言,傅采林受教了”说完对他深深一揖虔诚道。

    “大师万万不可,君昊只想让大师答应一件事情”张君昊连忙阻止道。

    “是不是君婥和你的婚事”

    “是的”

    “君昊先陪我走上几招,试试我着刚刚领悟的‘九玄大法’第十重吧,打完之后再说君婥的事情”傅采林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向师傅你请教了”张君昊发现这傅采林也是个武痴,那自己就陪他好好玩一玩吧。

    这时二人都已经站到了门前的小较场上,对峙了一会,强大的气势从二人的身上释放出来,不同的是傅采林的气势是人明显能感觉的到的,而张君昊的气势则是隐隐的容于空气中的,似有若无,叫人无迹可寻。

    “君昊小心了。”傅采林说完一拳平平打了过来。

    “好,万法归于自然。”张君昊赞了一声道。同样的一拳对了上去,周围的空气立时波动起来,波纹状颤动着向四周四散开来,双方都是这般打法斗个不亦乐乎。

    这时傅家三女以及卫贞贞已经被打动的声音引来了,四女都被这样的大法吓呆了,因为她们清楚的知道,这些拳脚看似平淡无奇,却隐藏着惊人的爆破力。拳速明明很慢,可是换了是自己对上对方的拳,虽绞尽脑汁换了无数种身法,却觉得这拳头定会打在自己的身上,而且一击毙命。

    “师傅不打了,小婿无法胜得了师傅”张君昊退了出来,抱拳道,同时自己已经在称呼上坐了改变。

    傅采林也看出其实张君昊是有意相让,留意到张君昊话里的意思,也不道破,负手而立,赞赏的看着他道:“君昊确实为旷世奇才,一语便能令我的修为更上一层楼。他日必名满天下。不如就请君昊代劳处理了这两座阁楼吧。”

    张君昊不禁被傅采林的宽广胸襟打动了,像他这样的大宗师竟然会承认自己的修为不如一个后生晚辈,于是无比恭敬的道;“小婿遵命。”

    说完,张君昊伸出又手掌,对着弈剑两阁轻轻一攥拳,顿时见两楼周围的空气不住的波动,突然凌厉无比的月牙锯齿形气劲从阁楼内暴散出来,割的空气也丝丝作响,若大的阁楼瞬时就被瓦解了,然而却没有一粒灰尘在空中飘散,仿佛这两座阁楼本来就不存在一样。

    这一下可把傅君瑜和傅君嫱吓傻了,就连傅采林也呆住了,他虽然知道张君昊的修为要比自己高,却不知道高到了这种地步“天那,世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破坏力的武功啊。这是人可以练成的武功吗?”傅君瑜心中惊叹道。

    这时她回过头看了看贞贞和傅君婥,见她们两个好像没事人一样,似是对这早就司空见惯了。“难道他还有更厉害的功夫不成?”心中疑虑到。

    这时,傅君婥来到傅君瑜和傅君嫱的身边对她们悄悄道:“怎么样,大姐没有骗你们吧。”

    傅君瑜和傅君嫱脸色顿时通红。贞贞在一旁偷笑。看的张君昊一脸迷茫。

    接下来的几天不知道她们姐妹四人在做什么,总是有些神神秘秘的,每次张君昊见到傅君瑜和傅君嫱的时候她们都会红着脸跑开。弄的他更是摸不着头脑。

    而这位“弈剑大师”则是三天两头的拽着张君昊切磋,每次切磋之后都要开怀痛饮,张君昊到是没什么,凭他的完美之体,就是再多的酒精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可是傅采林就不一样了,每次都会喝的酩酊大醉,然后就是又唱又跳,哪还有什么“大宗师”的风范呢。气的她们姐妹四人对两人戏称“老疯子”“小疯子”。

    这大概就是深藏在人类心中的天真善良的本性吧,随着年龄和社会见识的增多,这中心性也就逐渐就被复杂的社会磨灭了。或许也只有在沉醉之后才能唤醒那中天性吧。看来还是人性本善。

    这天晚上张君昊又被“大疯子”叫了过去,狂喝了一通。

    晚上回来的时候,贞贞和君婥早已经入梦了,于是张君昊就一个人来到了离所住精舍不处的“沁心亭”,此亭起此儒雅的名字却是一点也不为过。亭子小巧别致,柱红顶绿,柱子之间的栏杆乃是用整块的汉白玉镂空而成,且每根栏杆的上面都雕刻有精致的浮雕,花鸟鱼虫个不相同。亭子的中间则摆放着一个大理石的八仙桌,五个大理石凳均匀的围着桌子,成梅花形。桌面光滑如镜,侧边却是和栏杆一样雕刻有精美的图案,给人赏心悦目之感。

    再观亭子四周林木茂密,芳草萋萋,虽不是鸟语花香却也别有一番情趣。站在此亭之中,望着周围幽幽之景,耳听亭前小溪潺潺的流水声,确实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

    “呵呵,这个傅大师还真是会享受,能在这个小城中建造出如此的美景却也是巧夺天工了。”心中一时性起,“六脉神剑”随意而起,在亭子边上的一小片草地上舞了起来。立时天地间剑气纵横,但这剑气却是像长了眼睛一样,在空中弯曲而行,最后全都打进了溪水里。激起了层层水花。

    “啊!”一声惊呼传进了我的耳朵,张君昊潇洒的收起剑式,对着不远处的花丛喝道:“谁?出来!”

    “姐夫,是我们。”傅君瑜和傅君嫱从花丛后面走了出来。

    “呵呵,怎么是你们两个小妮子,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是不是心里想想那什么了?”一见是他们两个张君昊就忍不住的调笑道,心里却是怪自己不小心,如此的近的距离自己竟不知道有人就在身边“窥测”。

    “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偷心的贼。”傅君嫱悄声的嘀咕了一声。

    傅君瑜轻轻的在她身后拉了她的衣角一下。

    这一切张君昊都看在眼里,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呵呵,看来这两个小妮子终于对我动情了,也不枉我这十几天装绅士装的那么辛苦。”

    “还说我们呢,你不是也没睡觉吗?”傅君瑜反问道,通过这些天的接触,傅君瑜对张君昊也没有恨意了。

    张君昊点了点头,道:“恩,瑜大小姐说的也对,我是因被你们的好师傅拉去灌了一通,才到这里来醒醒酒的。你们是为了什么呢?”说完笑嘻嘻的看着她们。

    “我们我们是来这里赏月的。”傅君瑜在傅君嫱回答之前答道。

    “哦?赏月?”张君昊抬起头,看了看满天的星星,却不见了月亮的身影,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傅君瑜也认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小脸顿时通红,一旁的傅君嫱也“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傅君瑜更是窘色难饰,跺着脚娇嗔道:

    “不许笑人家,刚刚明明是有月亮的,不知怎的你一来就不见了,都是你不好,还笑人家。”

    张君昊此时此刻也被她们两个的俊俏模样看呆了,如果说贞贞是一朵绽放的玫瑰,君婥是一朵冷艳的水仙,那么她们此时就像一朵百合一朵月季,总是给人一种清新的美感。

    两女见张君昊痴痴的盯着他们看个不停,心中也是分外甜蜜。

    “对了,姐夫,刚才那些是剑气吗?”傅君嫱问道。

    张君昊点了点头,默认道,因为他现在已经笑的肚子痛了,是在是开不了口。

    “啊?”她心中虽是早已经猜个八九分,但听我亲自承认下来还是小吃一惊“手怎么能发出剑气呢?姐夫,这是什么功夫啊?我好象没听说过你们中原的‘武功绝艺榜’上有这门功夫啊”

    “呵呵,难道是武功就一定要上榜吗?”张君昊笑问道。

    傅君嫱被他问的一愣,脑中灵光一闪,顿有所悟。张君昊赞赏的看着她,心想此女资质的确不凡,要不然也不会小小年纪就能练到“九玄大法”第七重的境界了。

    “君嫱谢过姐夫指点之恩,使君嫱明白万事不可拘泥,顺其自然才合‘九玄大法’之道。”傅君嫱略带羞涩道。

    这时,到是傅君瑜再也忍不住了道:“姐夫你真的不知道我和君嫱对你的感情吗?还是觉得我们都比不上大姐和贞姐姐。”声音到了最后有些颤抖。

    张君昊看了君嫱一眼,见她也是眼睛微红,神色紧张的看着自己。

    张君昊走到他们的身旁,牵起她们的小手,道:“人非草木,谁能无情。两位大美女对我如此垂青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只是不想贸然的追求你们而唐突了佳人,没想到我们的美女却是忍不住了,呵呵,还说什么在赏月,我看是在想我吧。”

    “人家为了你连女儿家的脸面都不要了,你还要调笑我们。”傅君瑜嗔道。

    “瑜儿,嫱儿,明天我就会向傅大师提亲,同时娶你们过门。”我保证道。

    第二天张君昊就向傅采林提亲,傅采林一口答应了下来,接着笑着说:“哈哈,这下我可就没什么憾事了,此生足矣。我看过些日就给你们完婚算了,要是在晚了,我这把胡子都要被拔光了。”哈哈的笑了两声接着道:“我看把你和贞贞的婚礼也一起办了吧。”

    张君昊恭声道:“全听师傅的按排,只是”

    傅采林打断我道:“你是不是在为她们的名分担忧啊,呵呵,依我看,就让贞贞为妻,毕竟她是第一个认识你的,而那三个丫头都为妾好了。我想她们是不会介意的。”

    “不,我要她们全都做我的妻而不是妾。她们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重要。”张君昊坚毅的看着傅采林道。

    “呵呵,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其实这才是我的本意,刚才只不过是试探你小子一下,你小子表现不错,没让我这个老人家失望。君昊不要怪我啊,你可是一下子把我的徒弟都给拐跑了,叫我怎么能不考验考验你呢。”

    张君昊听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调皮的和他说道:“那您现在还多了一个好女婿呢。”

    傅采林听后愣了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有道理,有道理,哈哈”

    在准备婚礼的这段日子里,张君昊更是像掉进了温柔香里,整天的和四个大美女痴缠在一起,还把“双修大法”贡献了出去,而傅采林也因为她们马上就要成婚了,而对她们这乱七八糟的行为也就睁一支眼闭一支眼